這是上一篇日記提及的版殺的同人。很難用三言兩語向沒有實際看過那場遊戲的人解釋我為什麼被打動,只能說是玩家們的努力才使這個遊戲進行得如此精彩。

  這次的故事裡貴族和亞瑟是殺手,馬修、菊、吉爾伯特依序被殺,兩人在基爾伯特的死上起了爭執,亞瑟失手殺掉貴族,之後伊莉莎白自殺,亞瑟殺死伊凡,阿爾意外墜崖,崩潰的亞瑟終於選擇自殺,而這一連串殺人事件源自於人民的願望……這種大綱是簡單易懂沒錯,但是鬼才感受得到那種糾結啦!

  總之沒有在前因後果的情況下,可能無法完全感受這篇文的情感,對不起,這有一部分是我功力不足。

 

 

 

  他走在雪地上,一個人。清晰的腳印從王耀的大宅一路延伸到他腳邊,然後停下。儘管要求誰都不准離開房子的就是他自己,他還是在夜裡自己一個人偷溜出來。他實在太需要像這樣什麼也不想地走一段路,讓糾結成團的思緒自然拆解開來。

  馬修死了。

  本田死了。

  而這一切都是亞瑟策劃的。

  若要問他為什麼會知道,倒不如說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對他而言這不需要Hero的天才推理能力也可以明白。當他們發現馬修的屍體時,在感受失去胞弟的悲傷之前,他先想到一向疼愛馬修--雖然總是忘記他的存在--的亞瑟會有多痛苦啊。他回過頭去看站在他身後的亞瑟,在那雙純淨的綠裡看見震驚、悲哀,還有一點當時他無法了解的了然於心。


  (綠色的。那個人有一雙綠色眼睛。他誕生於無邊無際的草原之中。在明白自己的出生與存在源自於在這塊土地上生存的人們的意志之前,他先懂得在滿山遍野的綠當中穿梭。所以在第一次見到亞瑟時,他心裡只想著,綠色的。那個人有一雙綠色眼睛。像青草,像樹葉,像翠鳥的羽毛,像他見過的所有綠一樣純淨,或是在那之上的綠色眼睛。)

 

  後來他們在那個沒落的貴族少爺的遺物中找到一份名單,才終於他明白那副神情從何而來。事情很簡單:亞瑟和羅德里希共同策劃這次的事件,藉聖誕老人這個見鬼的名義把一群人聚集在這裡,全是為了把他們殺死,包括他。

  即使知道兇手的身分,問題在於「為什麼」以及「接下來該怎麼做」。

 

  (「你的好萊塢和迪士尼,通通都沒品味得要命!」每當兩人吵起架來,亞瑟就會從learn的過去式不是learned而是learnt開始,上至語言衣著下至文化藝術把他批得一文不值。「一個英雄就靠他手上的槍跟下半身的槍一路衝鋒陷陣,砰砰砰砰,最後來到美好結局?哈,庸俗又膚淺的好萊塢式英雄主義跟結局。」面對這番話他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


  儘管他從來不覺得好萊塢跟迪士尼有什麼不好,電影就是要讓大家都看得懂而且看完心情愉快嘛,他才不明白歐洲那種又看不懂又讓人鬱悶的電影有什麼好,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就算是英雄也無法順利解決所有事情。他相信亞瑟對他說「我會保護你」的真誠,可是他也感覺得到亞瑟身上有種異樣的「什麼」在推動他,推動這一連串的殺人事件。那個「什麼」驅使亞瑟開始這個殺人計畫,那不是他的個人意志可以阻止,直到被告發為止他恐怕會一直殺下去,殺掉法蘭西斯,殺掉自己。

  他能看見亞瑟的眼裡有痛苦和掙扎。即使再不願意,他也總有一天得來殺死自己。


  (他的盤裡有一塊燒焦的牛肉,其實他也不確定這團肉塊到底是不是牛肉,而他的對面有亞瑟。自從吃過法蘭西斯做的菜他終於明白什麼叫做「好吃」,也開始對亞瑟做的菜產生疑義。他抬頭看亞瑟,一句「我剛才吃過東西所以有點吃不下了」即將從喉嚨往外衝,又被他吞了下去。亞瑟看著他,綠色的眼裡有溫柔盪漾。「好吃嗎?」亞瑟問他。他背叛自己的良心跟味覺,大聲地說:「很好吃!」)


  如果一切都是不得已,那麼在亞瑟必須動手殺自己而前就先自殺吧。反正他也曾經為了他的笑容吃下他的料理,那無異於一種自虐跟自殺。如果亞瑟不得不殺他,在那之前先死去多少也能減少他親自下手的痛苦吧。一邊說著英雄式的台詞一邊英雄式的死去,像他鍾愛的好萊塢片一樣……可是沒用,這還是什麼都沒解決。就算他不用看亞瑟為了親手殺他而痛苦,亞瑟還是會為了親手殺法蘭西斯而痛苦。這無法讓亞瑟得救。

  這一切已經無法停止了。只要不被發現,亞瑟就必須繼續殺下去,直到殺死他們每一個人,最後殺死自己的心。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在口袋裡找到一枚硬幣,一面標示著一美分,一面是亞伯拉罕‧林肯的頭像,在他眾多上司中他十分尊敬的一位,上面刻著In God We Trust。把一切交給上帝吧。如果是正面就說出亞瑟是兇手,如果是反面就繼續包庇他,也許有一天要為他而死。他輕輕一彈,硬幣彈入夜空中,畫出銀色的弧線,他一掌將硬幣拍在手背上。他遲疑地移開手。

  人頭。林肯。In God We Trust。告發他。

  他怔怔地看著那枚硬幣,然後很突兀地笑了起來。In God We Trust。是的我們相信上帝,但一切交由上帝前他想要相信自己。在絕望之前他想先回去揪住亞瑟的領子,問他「你為什麼要殺我們?如果有什麼困難就說出來呀!就算Hero我沒辦法幫你解決問題,至少先說出來看看嘛!」亞瑟也許不會說,也許他最後還是救不了亞瑟,也許這件事真的沒有轉圜餘地,但是再怎麼說都比現在就放棄好得太多了。他還想活下去,想讓亞瑟活下去。

  他轉身往回程的路走去,隨手要將硬幣放入口袋,一個不慎硬幣從他指縫間往外滾,他反射性地伸手去撈,一個踏步向外,腳下的觸感讓他心生不祥預感。

  他隨鬆動的雪塊一起墜落。


  (「你的好萊塢和迪士尼,通通都沒品味得要命!」亞瑟說。「一個英雄就靠他手上的槍跟下半身的槍一路衝鋒陷陣,砰砰砰砰,最後來到美好結局?哈,庸俗又膚淺的好萊塢式英雄主義跟結局。」面對這番話他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有什麼不好呢?你不覺得創造那些美麗浪漫的故事就像是許下願望一樣嗎?許願說『我想要得到幸福。』」)


  他墜落。墜落。墜落。


  墜








  落

  。


  (許下願望吧。我不要英雄式的台詞。我不要英雄式的死亡。我不願當可悲可泣的英雄,我只想拯救你。天哪,我只要那些庸俗、膚淺、好萊塢的、迪士尼的幸福快樂結局,我只想活下去,跟你一起。)


  I just want to be with you, so happy together, and forever.




  <End>

  寫法英寫了兩天都還是寫不好,為了轉移注意力而另起爐灶的產物。喔喔安西教練我想學畫畫。現在在寫的法英在我腦中是以圖像存在的,實際上我認為那篇故事更適合用畫面表達。文字和畫面都有其限制,我的文字功力太弱所以限制也更明顯。好想多一個表現媒介啊。

  happy together其實是一首可愛的歌。不過定題目的時候我是想到的是《春光乍洩》,雖然我還沒看,預計要看。

  2009/01/03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