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決定把它放在腦裡養一陣子。可以養的點子就盡可能把它養大,畢竟我長篇寫得比短篇好一點。雖然這麼說,之前預告過的独墺也醞釀好一段時間了,到現在還是連個影子都沒有。明知道這種事急不得,卻又覺得很焦躁。主要問題在於這篇用的是貴族視角,但是構思的時候就發現用我的方法寫起來很容易失控,也沒辦法換成路德或其他人的視點。所以……所以繼續養吧。

   相對的独普(独)那篇就要快點寫。寫阿普的人太多了,我永遠處於梗會被用掉的危機感中,每次看到兄弟文又寫到相近的梗就覺得好害怕。說起來我寫阿普沒問題,看過很多普相關文也都還滿喜歡的,那我到底對他有什麼障礙?雖然搞不懂障礙在哪裡,那道障礙卻越築越高了,到底為什麼?我不喜歡這樣!不知道原因的話不就連解決的可能性都沒有了嗎?

  【ニコニコ動画】【APH】親.分.に.ょ.た.子.分.で.a h.a.p.p.y  e.n.d.i.n.g【て.が.き】

  我從來沒推過MAD,也不萌親子分,但是這個MAD有點特別。事實上這是個非常溫馨可愛的MAD,沒有任何切ない的點,從頭到尾都很甜,偏偏讓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那種哭法只有「慘烈」兩字可以形容,一邊想著「天哪這算什麼啊」一邊放聲痛哭。我一直都知道幸福的故事會讓我流下跟悲傷的故事意義不同但同等份量的眼淚。以前看七色霧大說,「喜悅的歌為什麼會令人悲傷呢 是因為許下了願望吧 」,覺得說得真是太好了,把這句記得牢牢的;然而現在想想,我究竟是屬於「許下願望」或是「不相信世界會這麼溫柔」的哪一邊呢?如果是後者就太悲哀了。明明我也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的。

  促使我寫下那篇小說的尖銳疼痛消失了,可是還是沒辦法活得開朗一點。我身上很多地方都改變了,是往好或壞的方面卻不得而知。當上課中討論到個性的改變時,客人說,「我想那應該是成長吧」。當下我就覺得,希望總有一天我也能說出這樣的話。

 

  最近又有喪失幹勁的頃向……雖然緩慢,還是有在回留言的!小說也有在翻喲!我得打起精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yckimo 的頭像
ayckimo

畫屏鳥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