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懶得取名字了囧

  我真的很不會下題目,幾乎都是隨便翻字典、看iPod、擷取文章中一個單字就拿來當題目了,別說畫龍點睛我只求有個題目就不錯了。以後叫做短篇的篇章也許還會有很多……

  話說今天是菊生日。論壇裡一篇賀文標題我乍看之下看到的竟然是「紅中」。我不只腦袋有病眼睛也有病。

 

 

 

 

  他見過倒在眼前的這個女孩。她緩步跟在那個人背後,長裙委地,金髮綰起成髻,綴有花飾和熠熠生輝的寶石,少女般的稚嫩面孔上有成人的神色從容。女孩的表情很鎮靜,不是緊張也不是卑微,仰起頭來向那個人說話時髮飾上的寶石閃射出耀眼光輝。

  先發現他的是少女。她朝他行了一禮,走在少女身前的那人也注意到他,轉過身來用充滿距離的禮貌語調向他打招呼:「您……」


  「喂,妳沒事吧?」他說。

  女孩的睫毛輕顫,睜眼的動作顯得費力,失去焦點的目光朝他的方向望過來。湖水綠的眼眸。當然她不會是他,即使那種顧盼從容、那種不卑不亢、那種安穩沉靜的神態再怎麼讓他聯想到另一人,她也不會是他。可是他為什麼還是為那雙眼裡鑲嵌的不是紫水晶般的眼瞳而震懾得忘記要說什麼。

  「您?」女孩只說了一個單詞,沒再往下說。他望著女孩,最後把手伸向她。


  有著紫色眼眸的人沉眠於維也納。聽說他跟妻子離婚。聽說他不良於行,要靠輪椅代步。聽說他睡著的時間越來越長,也許總有一天將在睡眠中消失。瓦修把補給品一箱一箱地運往鄰國,卻從來沒有親自去證實那些「聽說」。他不願見他,那個人連同他的紫色眼睛不過是過去的殘骸罷了。


  女孩遲疑著把手搭在他掌上。浸在雨水中太久的手指冰冷澈骨。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