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大概是露米露←白→←米。亂七八糟的關係。暴力行為嘛……沒有詳加描述。
  起因是想寫對「國家象徵的死亡」的看法,結果根本沒怎麼提到。

  現在只能維持最基本的一月一更嗎……



 
的美圖,點開有大圖!我的人生又圓滿了一次



  女孩闖進浴室,用無法與那樣纖細的手腕連結在一起的力道將阿爾弗雷德推到牆邊,手中小刀隨之抵住他的胸膛。像是防他掙脫,娜塔莉亞靠得很近,幾乎是挨在他身上。她闖進來之前,阿爾裸著身體在擦頭髮,此時他的肌膚濡濕,水滴又不斷從未乾的髮間滴下,有些落在他身上,有些落在她身上。帶有微溫的水順著他俯視的角度,碰觸她的臉、髮絲、從領口縫隙溜進去,親吻她的肌膚。但她不在意。
  擦頭髮的毛巾掉在地上,但阿爾不打算推開胸前的娜塔莉亞將它撿起。肌膚的熱度因背後緊貼的磁磚後逐漸下降,娜塔莉亞的刀尖或許也使他的體溫下降了一些。發現闖入者是娜塔莉亞讓他有些意外,當時片刻的猶豫造成現在的狀況,但現在仔細一想,娜塔莉亞出現在伊凡家裡可比他出現在伊凡家浴室符合常理多了。或許他應該要用華麗的動作閃過哪塔莉亞的攻擊,反過來將她壓制在牆邊,互相調情一番再激情擁吻,就像電影一樣……不,後半段只是不著邊際的幻想。總之這一套不適用於顯然處在盛怒中的娜塔莉亞。
  「嗯,娜塔莎,如果妳想殺我是為了替妳自己或妳哥擴大領土,這可能不是個好主意?畢竟妳也不會因此得到統治權……」
  「閉嘴。你以為我不懂嗎,小鬼。」娜塔莉亞的聲音也像把刀一樣抵住他。「我想殺掉的不是你的國家,是你。」
  她跟他靠得很近,這是個適合讓所有踰矩行為發生的距離。阿爾想像了一下親吻她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是否會像是吻上一塊燃燒的冰。
  所謂死亡。瀕臨滅亡的國家先姑且不論,假如一個未面臨滅亡危機的國家失去國家象徵時會怎麼樣呢?基礎會因此動搖嗎?結構會因此崩壞嗎?或是新的象徵會當場誕生,以免危及國家的存在呢?只要是身為國家象徵這種曖昧的存在,難免會思考這樣的事情。可是阿爾知道,答案是以上皆非。
  他開始覺得冷了。
  「那就試試看吧?」
  他望著娜塔莉亞的眼睛,看見那雙眼裡映照出自己慷慨赴義式的一笑。娜塔莉亞沒有笑。她毫不猶豫,與阿爾對望的一雙眼眨也不眨,將小刀送進他的胸口。
  她的裙子被弄髒了。娜塔莉亞維持握刀的動作,低頭將耳朵貼到阿爾的胸膛上。從傷口流出來的血在她的臉龐留下痕跡,她閉上眼,聽著心臟跳動的聲音逐漸慢下來。一顫一顫地,愈來愈緩,一拍慢於一拍,離完全停止只距離幾次跳動似的緩慢。
  但跳動沒有停。心跳僅只是慢了片刻,不久就像是自混沌中甦醒一般,開始恢復原有的速度。從頭頂方向傳來阿爾笑一般的咳嗽,或是咳嗽般的笑聲,娜塔莉亞不清楚。感覺到阿爾有些艱難地抬起手抱住自己時,娜塔莉亞沒有試圖掙脫,只是握緊手中的刀柄,慢慢地,逆時針方向轉動。阿爾又咳了幾聲,聽起來像是咳出了血,擁住她的手臂倏然收緊。
  只是沒有用。跟剛剛一樣,心跳只是慢了片刻,隨即又恢復正常速度。
  「我以前、溺水過。」痛苦的喘氣與一種柔軟的情感參雜在這句話裡一起被吐出來。他現在的語調讓娜塔莉亞覺得非常討厭,同時又覺得想起了些什麼。
  (對了,哥哥……)
  那是我還很小的時候吧。調節急促呼吸的同時,阿爾用平靜得不尋常的語氣說。我還不是國家,只是被各國所有的殖民地的時候。我知道但還不明瞭我的職責,只喜歡滿山遍野地亂跑。結果就在某一天,我掉到湖裡。
  (有一天,哥哥失蹤了。在厚重的雪堆中找到他時已經是四天後。到最後我們都還是不知道,這個事件是怎麼發生的。是革命軍?是如他所說的意外?或者……)
  我有一段時間喪失了意識。被救起來之後,我才知道我已經失蹤三天了。整整三天都泡在水裡喔。
  (哥哥慘白的臉讓我以為他已經……啊啊,不會的,不會的,不會的!)
  除了四肢有些浮腫,沒什麼精神以外,我的身體沒有任何異常。我很快就恢復了。該怎麼說呢……那時候我大概是想,哦,原來像我們這樣的存在,在國家滅亡之前都有義務一直活下去啊。
  (事實證明他只是像冬眠的動物一樣沉沉睡去。他睜開眼又睡著,之間只輕聲說了一句:「原來要死也不容易啊。」)


  彷彿喪失了所有力氣,她放開刀柄,茫然地思考,她必須想點別的方法。囚禁他?將他封到水泥塊中如何?就算不死,就算有異於常人的怪力,被封到水泥裡也無可奈何吧。
  (要阻止向日葵對太陽無止盡的跟隨,只要把太陽藏起來就好了。沒錯,就這麼簡單。再簡單不過。)
  阿爾拭去她頰邊微溫的淚水時,娜塔莉亞在他的口中嚐到血的鐵銹味。她試圖掙脫,然而比起反抗這個吻,更像是對兩頰的眼淚感到某種難言的羞恥,不願讓人看見或是觸摸。但扣在她腰上的手讓她無從閃躲。


  他們擁吻的姿態如同戀人,又如兩根交纏的藤。小刀仍插在阿爾的胸膛,隨著加速的心跳輕輕顫動著。






  <END>
  2010/11/13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左海
  • 一月一更不差啊,比起我XD
    我很喜歡這種肉體熱氣氤氳的感覺耶
  • 本來場景應該是更加濡濕肉慾(?),不過想了想覺得太濕的話娜塔衝進去會滑倒(XD),所以打消這念頭。

    ayckimo 於 2010/11/15 21:24 回覆

  • 花想
  • 忍不住上來告白了

    羽黑樣的用字很平實, 卻散發著一種藝術電影的美感, 由起頭阿爾滴到娜塔的水滴, 娜塔伏在阿爾身上傾聽心跳聲, 到後面阿爾抱緊娜塔都太美了
    雖然應該是溫暖的浴室, 卻透著孤冷的氣息, 很像娜塔本人的感覺, 也很像他倆一起時的氣氛
    距離感, 冷暖誓不相容, 卻又曖昧
    雖然總想他們有個好結局, 但慢慢想著又覺得那太不適合了

    米白這一對想像開關一開可以很大, 但羽黑大筆下的卻是我見過最棒的
  • 不知道為什麼,前一篇米白也被人說過有點歐洲小電影的風格,實際上我並不是個那麼常看電影的人,會被這麼說總是很訝異,不過當然也覺得很高興!
    我也試著想過讓兩人好好發展下去的可能,不過總覺得在他們身為國家時有點困難,可能在他們不是國家的前提下才會比較容易吧。
    非常謝謝妳的支持,雖然被這樣說我有種害羞的感覺XD

    ayckimo 於 2010/11/23 16:01 回覆

  • 鶴
  • 小~羽黑~
    入室竊盜完畢(?)我來自首了,配圖↓
    http://farm6.static.flickr.com/5170/5206789704_32ecbec63d_b.jpg

    我覺得這篇文的娜塔超美味,感覺就像是脆弱的荊棘。
  • 嗚嗚嗚竟然能夠獲得鶴的配圖,我再次感到人生果然是非常美好的(拭淚)
    我對娜塔的觀感大概就像這樣吧,經過武裝的脆弱。

    ayckimo 於 2010/11/26 01: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