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沒有主題。


 

   她注視著煙裊裊上升。碧洋琪抬眼看著山本武走入房間,從皮包裡掏出菸盒,輕輕一抖,食指中指挾起彈出來的菸,讓山本武為她點火。動作是無造作的優雅,眼神不看蒙頭罩下的黑影則是刻意。深深吸氣,肺腑間遊走一圈後再吐出。

   「里包恩死了。」山本武說。一身黑衣的報喪使者。
   「我不比你晚知道。他可沒浪費他最後的十分鐘。」

   她接到里包恩的電話,在他生命的最後十分鐘。他簡略交代彭哥列的重要事宜,要碧洋琪通知什麼人,調查什麼事,誰可以信任,誰又是叛徒。她默不做聲地在心裡複述,直到最後里包恩問她都記起來了嗎她才回了一聲嗯。她後來才知道為什麼接到里包恩電話的是她而不是別人,不是里包恩選擇了她,而是只剩下她能選。可是這也沒什麼好在意的。至少在最後的十分鐘內他會想到她。 至少兩人擁有共同想守護的東西,雖然他和她想守護的人不一樣,但是里包恩仍然把情報交給她。雖然里包恩連告別的餘裕也沒給她,一如以往說完自己想說的話就沒禮貌地掛了電話。雖然她想十年來被她過度濫用的我愛你在他眼中顯得無價值,但至少要跟里包恩說聲再見,最後卻只能輕輕地說一聲:「嗯。」


   「如果妳需要我,我會在外面。」
   「快滾吧。」


   她注視著煙霧裊裊上升,窗外的天空很灰,也許下雨了,也許正在醞釀一場雨。弟弟在澤田綱吉的葬禮上沒有抽菸,他說那些玫瑰不能沾上菸味,不然十代首領在棺材裡一直聞著菸味可要悶壞了……
   「不要緊的。一定能度過這些困難,十代首領也一定會回來的。」當時碧洋琪還不知道弟弟和里包恩的計畫,也不知道阿綱是否回得來,可是隼人的表情像是迷失沙漠中的旅人看見海市蜃樓,卻說服自己相信那是一方綠洲,才能邁出深陷沙中的腳步向前走。

   這支菸燒完的時候她可能會放聲尖叫。她有的時候真的很需要大哭一場,儘管她是那麼堅毅、那麼剛強、那樣睥睨世間萬物地行走人間。燒去一半的菸在菸灰缸邊緣輕點,讓菸灰灑落透明玻璃上。她聽見房外什麼物體在牆上一撞,重重坐下,然後是壓抑的哭聲。

   菸快燒到盡頭了。她注視著煙霧裊裊上升。




   2008/09/09

   十年篇剛開始時寫的片段,今天拿出來補了幾句話,姑且算是完成。我對家教最後記憶停留在斯帕那抓住阿綱那一話,總覺得沒力氣(沒愛)補回來了。每次對作品的愛消退時,我都會覺得很無力又很寂寞。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