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族生日快樂!雖然這又是一篇跟生日沒關係的故事,而且還很莫名其妙……我所謂的生日賀文,根本就只是在生日那天更新而已嘛。這篇承接「坡道上的魔女」的設定。

  雖然過幾天就是冰室的生日,不過當天不會有賀文,因為工作的死線就在眼前啦!希望十一月時能抽空多寫一點紫冰。

 

 

 

  小鳥第四次死掉的時候,路德維希對抽抽噎噎地捧起小鳥屍體的菲利奇亞諾說:「去找埃德爾斯坦小姐,一起把牠埋起來吧。」


  十歲那年的夏天,菲利奇撿到一隻藍色的小鳥。撿到這隻受傷的小鳥時,路德維希也在,不過兩人一致決定由菲利奇帶回家照顧,畢竟路德維希家養了三隻狗,實在很難確定那些好奇心旺盛的小傢伙們會不會對小鳥造成什麼危害。
  「等牠會飛的時候,我們一起為牠送行!」菲利奇興高采烈地說。
  然而小鳥一個多月後死了。


  他們帶著小鳥屍體來到魔女之家。埃德爾斯坦小姐開門時,菲利奇猛然抬起頭,路德維希看見一滴眼淚在這個瞬間落到被他捧在掌心的小鳥屍體上。
  埃德爾斯坦小姐用修長的手指撫摸冰冷僵硬的屍體。她的動作跟平時一樣輕柔,看不出絲毫恐懼或厭惡。
  「您、您有辦法救牠嗎?」
  聽到菲利奇帶著哭腔的問句,埃德爾斯坦小姐沉默了一下,然後點頭。「如果您要求我這麼做,我就能讓牠的時間逆轉。您希望我這麼做嗎?」
  路德維希覺得她開口前似乎朝自己瞥了一眼。來不及深思這一眼代表著什麼,菲利奇就發出歡呼,打斷了他的思考。
  「逆轉……意思是說,牠會再活過來嗎?」
  「牠會變回一個月前的模樣。」
  「太好了!埃德爾斯坦小姐,請您救救牠!」
  聽到菲利奇的懇求,埃德爾斯坦小姐點了點頭,手指再度放上小鳥的屍體,從小巧的頭部一路撫過,輕巧地滑過鮮豔的尾羽。這讓路德維希聯想到她的手指在黑白鍵上滑動的畫面。然後,就如同鋼琴會在她按下琴鍵時發出悅耳琴音一般,他聽見那隻小鳥輕聲鳴叫。孱弱,卻帶有生命力。藍色小鳥抖了一下,沒有成功站起,在菲利奇小小的掌心掙扎。
  「嗚哇啊啊啊!埃德爾斯坦小姐,謝謝您!」
  菲利奇喜極而泣,小心地捧起小鳥親了一下。但是路德維希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他抬頭望著埃德爾斯坦小姐,隱藏在鏡片後方的那對紫色眼眸中不帶情緒,臉上也沒有表情。還有,她從頭到尾都沒說過自己能救活這隻小鳥。


  小鳥第二次死亡,是在兩星期後。


  路德維希獨自坐在埃德爾斯坦小姐面前,沒有碰眼前的蛋糕跟熱牛奶。望著埃德爾斯坦小姐拿起咖啡杯的動作平靜優雅得一如以往,路德維希突然覺得,其實自己根本摸不清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已經腐爛的小鳥就葬在魔女之家的花園一角。每次死亡的間隔越變越短,而這次距離上次帶著小鳥屍體來造訪魔女之家,中間只隔短短三天。埃德爾斯坦小姐打開門,低頭看向滿臉是淚、卻沒有提出任何要求的菲利奇。她摸了摸菲利奇的頭,溫柔地說:「我們一起把牠埋起來吧。」
  小小的葬禮結束後,路德維希把菲利奇送回家,交給他那位一見到他就怒目相視──見到哭腫了眼的菲利奇,羅維諾差點沒動手揍人──的哥哥,然後又隻身回到山坡上的大宅。
  「我不想讓那孩子對我的能力一直抱有錯誤期待,否則哪天他來請求我復活的不會是小鳥,而是他的親朋好友。」面對路德維希質問「如果不能復活小鳥,為何不拒絕菲利奇的要求」,埃德爾斯坦小姐淡然回答。
  「您應該有更溫和的作法。」這個理由他無法信服。
  聞言,埃德爾斯坦小姐突然笑了,牽動了嘴角的小痣。
  「這是沒有辦法的。」他聽見埃德爾斯坦小姐這麼說。「因為我是魔女啊。」


  「很久以前,有個孩子,他看起來就跟您差不多大。」
  埃德爾斯坦小姐的咖啡杯已空,路德維希面前的牛奶已涼的時候,她的聲音突然響起。在那之前兩人都沒有交談。相對無語的狀況之所以沒讓路德維希尷尬得坐立難安,他想這是因為自己在生氣。他氣埃德爾斯坦小姐這樣對待菲利奇。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離開。也許他是希望埃德爾斯坦小姐給他一個解釋。路德維希抬起頭,看見她將咖啡杯放回小盤上,沒發出一絲聲響。
  「其實他不能算是孩子。他只是讓某種龐大力量在這個世界定期現形時所需要的殼,所以或許連人類都算不上。他畢竟只是讓這股力量短暫出現的暫時居所,身體並沒有強壯到可以長期容納那股力量,因此他總是顯得病懨懨,而且時間一到就會停止機能。照理說是如此。」
  埃德爾斯坦小姐臉上沒有情緒起伏,好像只是淡淡敘述著一個久遠以前的故事。
  「有個貪婪的人為了那股力量,設法取得這種操控時間的能力,利用那孩子已經停止機能的身體,反覆地……」她停頓了一下。「……這種能力總是讓人很難抗拒誘惑,尤其在逆轉時間之後,看到那些理應死去的生命看似活動如常的時候。」
  說完了。埃德爾斯坦小姐站起身,問他要不要喝點別的什麼,她的態度顯示出這件事就說到這裡。路德維希其實幾乎沒聽懂這個沒頭沒尾的故事,不過他還是有一些在意之處。
  對著轉身走向廚房的埃德爾斯坦小姐,他問:「難道沒有能完全復活的魔法嗎?」
  魔法。如果這裡不是魔女之家,路德維希的科學常識絕對會讓他在吐出這個純屬幻想的字眼時滿嘴乾澀,可是當他身在魔女之家時,他總能順暢地說出口。儘管包含這次在內,他也只看過埃德爾斯坦小姐用過兩次魔法,然而這裡彷彿連空氣中都帶有魔力。
  埃德爾斯坦小姐轉過頭來回答:「就我所知,沒有。」
  我讓您想起那個孩子嗎?這是路德維希第二個問題。但他望著埃德爾斯坦小姐的背影,沒有問出口。
  當他注視著埃德爾斯坦小姐敘述這個故事時看似沒有表情的臉,還有她的眼神,路德維希終於明白他們第一次見到埃德爾斯坦小姐的那一天,她望著路德維希時,流露出的情緒究竟包含了些什麼。
  那是親近感、悲傷、愧疚與懷念。


  那天晚上,路德維希做了一個夢。
  他知道自己躺在冰冷的土裡。知道自己的身體已腐爛,有各種不知名的蟲子在他的腐肉上爬竄。他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因為他已經歷過無數次。
  他知道不久之後,那個人就會到來。她會撥開覆蓋在他身上的泥土,用白皙的手指毫不忌諱地撫摸他已爛去大半的臉頰,溫柔地宣告他又將短暫重生。

  「早安,    。」

 


<End>
2012/10/26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