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名:Sweet Pool
  製作公司:Nitro+CHiRAL
  分級:R18

 

  上個禮拜接連玩完了N+C作品『DRAMAtical Murder』與『Sweet Pool』,整個禮拜都過著被N+C佔據的生活,一下萌到想撞桌子,一下又內傷到想沉到游泳池底……

  按照遊玩順序來說,應該先寫DMMd的感想,但SP真是快把我搞死了,所以先簡短說一下感想。順帶一提,我覺得這個故事跟『沙耶の唄』有滿多可互相對應之處,所以會反覆提及沙耶的內容;另外就是以下不會提到睦、善彌、姬谷等要角,因為我的身心已經被嚴重摧殘,沒有力氣再寫更多……

  其實我這幾年來曾數度挑戰SP,但沒有一次能突破種種心理障礙走完一條路線。這次會發憤跑完SP,還是因為先中了DMMd的毒,很嗨地看完キラルナイト,被SP部分的「diving deep」跟「prove my love」這兩首歌曲打到,才決定要強忍心理上的不適感,將SP跑完。我大概撐了五小時才終於渡過遊戲前段的沉重氣氛,如果有人跟我一樣承受不了那股龐大精神壓力而猶豫該不該繼續玩,可以把這個時間當成當作參考。

  另一項需要注意的事情是,這個遊戲看似有三條路線,但這整個故事的主線是以哲蓉這對為前提,其他兩條只能說是岔出去的支線,所以把其他兩位角色視為攻略角色來玩這個遊戲的話應該會失望,這點請千萬要注意。


  以下有雷,還沒玩過的人請小心。 



  故事剛開始沒多久,蓉司身上就出現不可解的異狀(別人看不見的血、排出肉塊、無法克制的慾望),身邊除了睦之外又是一堆怪人(哲雄太不善表達,初期是造成蓉司與我龐大精神壓力的來源之一),偏偏蓉司對睦也沒有完全敞開心胸,導致蓉司只能自己承受這種怪異現象+怪人纏身的情況,再搭配上BGM跟SE,給玩家的壓迫感非同小可。雖然沙耶同樣也會造成精神壓力,但是我覺得SP給我的壓力更勝沙耶,原因有二。

  首先,郁紀的日常生活在遊戲一開頭就已經全毀,蓉司卻是在日常生活中感覺到身體越來越不對勁,除了以現在進行式逐步擴大的異狀更能讓玩家同步感受到蓉司的不安,依舊存在的「日常生活」更凸顯了這些異狀的不正常。大概就是「以日常可見的物品為主題的靈異故事更可怕」的道理?

  另外,如果我沒記錯,郁紀在這崩壞的世界中唯一的救贖,也就是沙耶,在故事初期就登場了。在充滿肉塊的世界中,看到沙耶出場時,玩家應該多少也能鬆一口氣吧。但是蓉司在故事前段的心靈支柱只有已經另組家庭的姊姊,但蓉司不想打擾姊姊的幸福,所以也不常聯絡。而就算面對前段唯一的正常人睦,蓉司也沒有真正放下心防,所以心情跟蓉司至少有50%同步的我就算看到睦也輕鬆不起來……

 

  而前段與氣氛較溫和的後段間的分水嶺,竟然是哲雄出自本能的強暴。

 

  同為「他們」的宿主,哲雄是優秀的雄性,蓉司是稀少的雌性,兩人本來就會因為繁殖本能而互相吸引。但在故事前段,長期與他人有隔閡的兩人沒有真正好好交流過,哲雄雖然早就發現了蓉司的身分,也早就認定蓉司是自己最重要的人,但不善表達的他也不曉得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接近蓉司,導致蓉司對他只有恐懼。善彌的出現大概讓哲雄感到有些焦慮吧,宣示主權的心態再加上本能的驅使,他強暴了蓉司。

  遊戲中沒有哲雄觀點,不容易得知哲雄的想法,不過這次依循本能的強暴大概讓哲雄深切反省了一番,決定要努力對蓉司表達善意。在上屋老師的牽線下,哲雄去送講義給蓉司,從這裡才真正展開了他跟蓉司互相了解的過程。

  最初是因為蓉司是雌性,所以想據為己有。結果在追著他的過程,慢慢搞不懂自己的目的,慢慢覺得無論有什麼樣的理由都不重要了,最後只剩下最單純的想法:「我想跟你待在一起」。雖然起因是繁殖的本能,但在一同度過的每一天中累積起了情感。在這個探討本能與情感遊戲中,以一場基於本能的強暴帶出兩人展開情感交流的契機,這樣的安排我相當佩服。

 

  在融合結局中,兩人結合時,蓉司提到這樣的行為很接近愛,言下之意是這並不是愛。其實我也覺得這時候兩人之間的感情不是愛,正確來說,「還」不是愛。兩人逐漸靠近的這個過程,由於他們都不是習慣與人相處的人,在我看來都還只是在互相吸引的同時,嘗試著摸索、認識對方。即便到了屋頂上那一段,我也覺得這兩人的感情還沒發展到「愛」。

  會想了解彼此,多少也是因為自己是異類,對方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同為異類的同伴吧。同為異類,兩人在人群中都感到一種疏離感,只有對方是自己的同類,能理解自己的心情,而且又有生物本能讓他們互相吸引,可以說這兩人早就被丟到「只能選擇彼此」的情況中了,或許看起來會有種「只有對方可以選」的感覺。但蓉司自己也有指出這點,他說這就好像是在互舔傷口,但那又如何呢?世界上不是也有因為這樣而開始的感情嗎?看著兩個不善表達的少年,笨拙地、小心翼翼地在彷彿只有兩個人的世界中逐漸靠近,初看時覺得很可愛,知道結局後再來回顧,就覺得既痛心又甜蜜。

  如果能繼續發展下去,他們總有一天會真正談起戀愛吧。不是因為他們是最優秀的雄性與稀少的雌性,而是因為他們在這樣的摸索中認識了彼此。

 

  在此想再提一下沙耶,被正常世界隔絕在外的兩人也有「確認愛情」的過程。郁紀在出意外後腦袋出了問題,導致在他看來一切都被噁心肉塊覆蓋的世界中,只有不明生物沙耶是個清純美麗的少女。沙耶如法炮製,將鄰居的腦袋改造了一番,讓鄰居變成跟郁紀相同的狀態,結果卻被鄰居強暴,最後被郁紀拯救。沙耶無法理解,為什麼把鄰居的腦袋改造成跟郁紀一樣,他卻沒有像郁紀一樣溫柔對待自己?於是郁紀告訴她,腦袋壞掉只是個開端,會愛上沙耶,是因為兩人之間擁有逐日累積的日常點滴。

 

  所有結局裡,同居結局應該是最幸福的吧,兩人可以一起度過兩年的生活,哲雄出門時的笑容又那麼耀眼,雖然蓉司八成是……(自行想像)不管怎麼樣,他們度過了幸福的日子,哲雄往後應該也有繼續前進的力量。

  融合結局或許是最淒美的?我非常喜歡關於永遠的問答。不過由於永遠的問答加上純成的出生,我看到不少人把兩人的結合解讀為「繁殖與生命延續」,但我覺得這個課題在本作中主要體現在姊姊的孩子悠司身上,哲蓉兩人會決定順從繁殖的本能,比較多的是接受了自己與「他們」的命運,而非為了留下生命的延續。所以大概是因為這個原因吧,看到純成睜開眼的時候,我沒什麼感動,反倒有點發寒,有種「這一切永不結束」的恐怖感(笑)

  至於為什麼兩人會否定永遠,我一開始是理解成「比起虛無飄渺的永遠,更想珍惜眼下與對方在一起的這一刻」,不過最近又有稍有不同的體會。這兩人的感情其實只發生在短短一個月內(黃金週結束的五月初到五月底。純成的生日我有看到529530兩種說法,總之大約是五月底),儘管刻骨銘心,但是期間如此短暫,而且很快就會結束,因為他們沒有未來;相對的,因為他們的結合將會生出純成,這些肉塊的繁殖恐怕會永遠持續下去。對當事人而言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件,站在這個或許會永遠持續的肉塊歷史來看,其實也不過是又一次的繁殖罷了。跟這樣的永遠相比,他們這段短暫而微小、尚未成為戀情的戀情是多麼微不足道啊。正因為永遠存在,兩人才要否定永遠,以守護這段看似渺小、對他們而言卻比什麼都珍貴的感情。

  射殺結局沒啥想講的,不過我不免又想到沙耶,姬谷的角色真像好(衰)人耕司啊,感覺上屋隨時都會丟來一句「槍是個好東西喔!」(知者恆知)

  至於隱藏結局,庸俗如我還是很希望能得到個明確點的線索,不過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就相信ED曲「Miracles May」,願奇蹟能降臨在哲蓉兩人身上吧。

 

  剛玩完的時候我有點猶豫,但在一小段時間的沉澱後,我可以說我很喜歡這個遊戲。而且雖然遊玩時間不長,劇情份量卻非常飽滿。Miracles May」也有人解讀為「奇蹟的五月」,文法姑且不論,這是個非常美的解讀方式,五月對我來說已經變成屬於甜蜜泳池的月份了。我很喜歡DMMd,不過更希望淵井能再寫寫SP這樣的作品,當然若能把商業元素跟淵井自己喜歡的主題結合起來就更好了。

 

  接下來就隨便談談啦。SP裡所有的歌曲都很棒,前不久我才被DMMd洗腦呢,但現在又被SP嚴重洗腦,一時回不去DMMd木村さん……ワタナベさん……Ken1さん……かなこ嬢……都好棒喔……

  everblue那張我先聽了哲雄那軌(其他兩軌還沒勇氣聽),前面好可愛,後面的「帰ろう」「そうだな」又讓我死了一次,竟然還犯規地配上prove my love」!朋友又貼了圖書館的那個短篇給我,明明是個很甜的小故事,我看第一次的時候眼淚卻馬上飆出來……這兩人最能痛到我的大概就是日常小故事吧。

  說起來,我真的好喜歡哲雄喔。在玩之前我就有受到「哲雄只是個普通高中生」的提示,用這個角度來看他許多笨拙又溫柔的舉動就覺得「嗚嗚也太可愛了」,蓉司逐漸被馴養(哲雄真的好像在馴養動物,一直拚命塞食物給他,不過對一般高中男生來說,最重要的東西之一果然就是食物吧……太可愛了救命)的說話口氣也變得好可愛。我也很喜歡本文中沒談到的三個要角睦、善彌跟姬谷,但是我真的……已經被摧殘到沒力氣了……

  為了這兩人,我也破例改變了桌面配置,把桌面圖示通通移到右邊,換上白色情人節那張桌布。基於習慣問題,我從來沒用過重點在左邊的桌布,結果一找到這張圖馬上讓我破戒XD

  這個遊戲基本上是內傷型的,我在過程中都沒有大哭,只是一直流眼淚,有種身體被抽乾的感覺。淵井竟然會寫出這樣的故事,我覺得好驚喜,由於目前沒有打算玩Lamento,只能期待早日看到N+C的新作了,不過今年內應該都還是DMMd一直線吧……

  最後,關於沙耶之歌的資料參考了阿思的這篇文章(有捏全部劇情),畢竟玩這個遊戲也是滿久以前的事情了,記得不太清楚。當初也是這篇文章讓我去玩沙耶的。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