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這可以說是篇自爽文!配對如標題所述。時間是在一周年紀念幣之戰,我家大小姐慘敗之後。我好想要梅倫啊,可惡!




  聖女之子出門的那段期間,有兩個包裹寄到家裡來。沒有聖女之子在家中坐鎮,一群人大眼瞪小眼,任憑門鈴怎麼響、門外的人怎麼喊,就是沒人主動起身應門。
  「……好吵。艾依查庫,去開門。」
  「你以為你是艾伯還是大小姐?不要指使我!」
  「那阿貝爾去。」
  「呃……我們猜拳吧?」
  眾人猜拳猜了好幾把都沒有結果,門外的人卻也耐心地維持五秒一次的頻率按著門鈴,並一遍一遍地說「我送大小姐的東西過來了」。結果是利恩受不了沒完沒了的猜拳與令人神經衰弱的門鈴聲,開門簽收包裹。回頭一看,一群人還在猜拳,說是要「決定下次門鈴響時誰去開門」。利恩剛將包裹收起,就聽到傑多連連呼喚:「快點快點,你別想裝傻混過去,快過來猜拳!」
  他差點爆出髒話。「我都自願來開門了,你們還想怎麼樣!」
  最後是古魯瓦爾多一路輸到底。無視於布列依斯略帶嘲諷的那句「我深深為你無藥可救的運氣感到可憐」,古魯瓦爾多只是閉上眼,坐回他專屬的椅子,想著不知道第三個包裹什麼時候會送來。

  並沒有第三個包裹。下次聽到大門傳來動靜,已經是在幾天以後。門鈴沒響,開鎖的聲音喀擦一聲,門就打開了。聖女之子,那個面無表情的人偶,領著三個人進門--出門前是哪些人,回來時也還是那些人,全是老面孔。待在家裡的眾人不用看弗雷遞過來的眼色,都明白聖女之子沒有達成這趟出門的目的。古魯瓦爾多聽到開鎖聲時就睜開眼了,但此時他還坐在原位,看一群人上前安慰,然後慢慢散去,最後客廳裡只剩下仍然坐在專屬椅子上的古魯瓦爾多和人偶。人偶坐到她的位置上,無聲無息。
  剛見面的時候,這個人偶的情緒起伏比現在大得多。那時候家裡還只有古魯瓦爾多跟這個人偶,每當他狀況不好時,就會聽到人偶在他身後一個音節一個音節地唸著「古--魯--瓦--爾--多--」,威嚇意味極其強烈。現在的她已經學會收斂起諸多情緒,但沒有表情的臉孔上還是透著一股失落。
  「我就說吧。」古魯瓦爾多開口,並懶洋洋地從椅子上起身。「不是我們不夠努力,追根究柢,運氣有問題的應該是妳吧。」
  「是呀,我運氣實在太差了。」人偶望著走到客廳另一頭打開櫃子的古魯瓦爾多,語氣平淡:「好不容易能有機會得到一個比你還有用幾百倍的戰力呢,真可惜。」
  「活該。」他將收在櫃子裡的兩個包裹遞給人偶。
  體積小的包裹裡包著一個蝴蝶結裝飾。她研究了一下就擺到旁邊,又接著拆另一個包裹。裡頭有一雙鞋襪。古魯瓦爾多在一旁看她拆封,沒有看漏她臉上一閃而逝的驚喜。她一直想要一雙鞋,儘管身為人偶的她即便赤足踏上荊棘也不會受傷。
  她將鞋子隨意地遞給古魯瓦爾多,弓起腿來穿上長襪。待要跟古魯瓦爾多接過鞋子時,他在她面前半跪下來。
  「……我覺得你比較擅長讓別人服侍你穿鞋子。」她說。
  「腳伸出來。」他說。

  她的腳踝纖細,不盈一握。他扶住她的腳踝,將鞋子套上小巧的、陶瓷製的腳掌,覺得好像只要稍一用力,她的腳踝就會在他手中碎裂--
  「你要是敢把我的腳捏碎,」人偶說:「我就叫阿貝爾來把你脖子捏碎。」
  「妳敢?」
  「你敢我就敢。」
  「那他敢?」
  「有我的命令他就敢。」

  但他們倆人心裡都明白,古魯瓦爾多握著她的腳踝時,完全沒有想過要將之捏碎。她將另一隻腳伸到他面前,垂首望著他為她套上另一隻鞋。



  <End>
  我老覺得這配對很邪魔歪道,一直有點羞於啟齒,因為感覺就好像把自己帶入大小姐似的……絕對沒有這回事!
  其實很想多寫寫其他人物,但我的R卡故事看得不全,不敢隨意想像,免得被打臉。不過為什麼會寫到利恩呢,我跟他明明不熟……可能是因為我覺得他就是這種角色吧XD
  2011/11/28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瑩
  • 一周年還真是遙遠(?)的記憶了呢…
    但就算是邪魔歪道(?),我還是要表示吃得很開心>///<
    不大會形容,反正就是很喜歡你家的王子跟大小姐之間的感覺~~(喘 (??
    不忍說得到鞋子之後我一直在等小褲褲 (閉嘴
  • 是啊,當初以為一周年活動很血尿,哪知道後來的活動更加血尿……
    很高興你喜歡我家的王子跟大小姐,雖然自己覺得邪魔歪道還是忍不住寫了,而且後來也在官方故事裡看到王子跟大小姐的互動,真的是很驚喜!
    沒有小褲褲這點實在令人遺憾(喂)

    ayckimo 於 2012/11/13 01: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