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米白三角,兄妹倆同時跟米交往,彼此也都知道這一點。

  露米露的部分很不明顯,幾乎只是設定,我想我還是不太知道怎麼寫這對,雖然我在這個圈子裡的朋友幾乎都有寫這對的文,我自己也滿喜歡的。越寫越覺得把阿爾寫得太雜碎,真是抱歉。

 



  造訪三人中的長姊時,阿爾意外在客廳中看見娜塔莉亞。經過一番兩人見面時必定發生的打鬧(或者該說是砍殺),阿爾一個後仰閃過娜塔莉亞的刀,順勢倒在沙發上,抬手把隨著刀身一起向前傾的娜塔莉亞攬在懷裡,抱著她說了好一陣子不著邊際的閒話。女孩的手裡依舊拿著刀,但她看來已經放棄掙扎,只是讓握刀的左手自然垂在沙發旁,任阿爾抱著。阿爾撥開貼在她頰上的髮絲,捧住她的臉準備要親吻她時,娜塔莉亞沒有主動迎上前去,但也沒有拒絕。

  此時女孩突然舉刀刺下。阿爾弗雷德的反應不慢,卻還是讓刀尖刺穿了側腹。還來不及叫痛,娜塔莉亞已借力翻身離開他的身上。

  「哥哥……」娜塔莉亞站在沙發旁,聲音裡帶著狼狽。

  他抬頭,看見站在客廳門口的伊凡。

  「你一定要在這個時候進來嗎?」阿爾抱怨。

  「別把人說得好像故意進來搞破壞好嗎?我又不知道你們在這裡。」雖然跟妹妹同處一室,伊凡的聲音難得地沒有顫抖。他瞥了娜塔莉亞一眼,又轉頭看向阿爾,滿臉皮笑肉不笑。「說起來,你不要在別人的家裡對別人的妹妹動手動腳不就好了。」

  「哦,這是你家嗎?」阿爾用手摸索側腹的傷。當然,對國家而言,這種程度的傷是死不了的,但他最好還是包紮一下。

  「是我姊的家。」

  「我也是你姊親自開門歡迎我進來的啊,對不對,娜塔莎?」他伸手去碰站在一旁的娜塔莉亞,想尋求她的同意,卻被女孩躲開。自從伊凡出現以來,女孩一反常態地沒有衝上前去,只是有些進退不得似的站在原地。

  他看看娜塔莉亞,再看看伊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非常生氣。他按著傷口站起身,大步往外走去,在門口丟下一句話:「好啊,那你們兄妹倆就盡情在這裡加深感情吧!」

 

  在廚房裡準備茶點的兄妹倆的姊姊看見他的傷口時,一時間又哭又叫地慌亂了好一陣子,反倒是受了傷的阿爾要安撫她的情緒。當她平靜下來,她才終於想到要幫阿爾處理傷口。

  「對不起喔,伊凡來的時候,我應該先跟他說你跟娜塔莉在客廳的。」聽聞阿爾簡短帶過的前因後果,女性的聲音中充滿歉意。她找出醫藥箱,在阿爾身旁擺了張矮凳,坐下來準備為他消毒。

  「沒差啦,反正是那兩個人有問題。我看妳就算跟那個討人厭的大鼻子講了,他照樣會闖進來。」阿爾越想就覺得越生氣。「搞不懂,那個傢伙是怎樣,吃醋嗎?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跟娜塔莎交往。」但是吃誰的醋?阿爾自己也說不上來。至於娜塔莉亞,他習於她的冷淡,但是剛才她顧慮伊凡而避開他的動作也莫名地讓阿爾覺得心煩。

  聽到他這番話,正仔細為傷口消毒的女性沒有抬頭,用一種毫不意外的口吻回答:「這是當然的嘛,平常伊凡一定是不在意的,但是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伊凡就會變成娜塔莉的哥哥啦,娜塔莉也會變成最喜歡哥哥的妹妹。啊,雖然不在一起時也是一樣啦。」

  「啊?為什麼?我不懂。那我又會變成什麼?」

  「阿爾弗雷德先生當然就是變成稱呼娜塔莉為娜塔莎的,外面的男人之一囉。」

  「什麼外面的男人裡面的男人,聽都聽不懂……」他做出興趣盡失的模樣轉過頭去,但他完全理解這位溫柔敦厚甚至看似有些遲鈍的女性所說的話,也明白了自己生氣的理由:他不喜歡看到伊凡跟娜塔莉亞表現得像對兄妹,儘管是對感情說不上很好的兄妹。這種時候他就好像被排擠在外一樣。

  終於完成包紮的女性抬起頭來看他。「但是阿爾弗雷德先生,有件事請你記得喔。不管什麼時候,無論跟誰在一起,他們都是我最重要的弟弟跟妹妹。所以,」女性用力按了一下剛處理完的傷口,無視於阿爾發出的哀嚎,帶著一如往常的笑容,溫柔地說:「請不要讓他們受傷囉。」

  捂著傷口的阿爾嘟噥著「你們這群人都一個樣」,聽到這句話的女性彷彿被稱讚一樣開心地笑了。她說:「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啊!」

 

 

 

  <End>

  最初是在想「三個人共處一室時,會發生什麼情形」,想了一想覺得滿有趣的,分開時阿爾的身分都是情人,但在一起時大概會強烈意識到他是「把哥哥/妹妹搶走的人」。寫成文中這種情境讓我自己也很困擾,我喜歡的是互相制衡的三角關係,但這樣的情境中最進退兩難的會變成娜塔。為了不讓阿爾過太爽,所以第一次把烏姊寫進去,稍微壓制他一下。

  我喜歡均衡的三角關係(前提當然是三角關係中的當事人都對這關係有共識),像家教裡我最喜歡的三角就是以前寫過的山骸髑啦。就我目前思考過的部分,露米白的三角還不算很均衡,不過互相牽制的部分還滿有趣的。

  2011/7/15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切開
  • 我一定第一個讀到欸!
  • 真虧你會這麼早發現這篇XD

    ayckimo 於 2011/07/25 23:41 回覆

  • Baiu
  • 您好,第一次拜訪(害羞)
    爲了拉近彼此關係我直接突破改叫你了(?)

    我…我不太了解這個關係,應該是說我還沒遇過三角戀(誰問你了)而且還是三個都知情的三角戀,這讓我想到有個日本女藝人並不排斥三角戀,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她下一句話還說「越多越好,和大家分享我喜歡的人」…不過我想應該是記錯吧,畢竟越多越好對男方的體力可是非常考驗的(這不是重點吧)
    所以我想請問娜塔莉亞是被夾心餅乾的意思嗎?因為感覺他們三個在一起的時候伊凡對娜塔莉亞的態度(感情?)有點閃爍?如果你對這麼潦草的解讀感到困擾的話,真的很抱歉!但麻煩請解開我疑惑的釦子吧!(???)
  • 你好,其實以我的人生經驗來說,複雜的三角戀也許被我寫得太淺薄了,但我很喜歡三角戀的題材跟手足關係,就還是試著寫看看了。

    我的想法是,娜塔在一般的情況下會直奔哥哥身邊,而一向會選擇逃離的伊凡也會產生哥哥的意識,造就兄妹會非常難得地和平共處,阿爾卻不自在的情境;但是在這篇裡,娜塔因為被伊凡看到跟阿爾親熱,導致她無法像平常一樣到伊凡那邊去,所以才會顯得為難。即使如此,伊凡還是會變成哥哥,阿爾還是會覺得被排擠。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娜塔不會這麼為難的。

    ayckimo 於 2011/07/25 23: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