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米白、立白與兄妹。本篇的娜塔沒有反應,就只是個NPC。配對本來還該有個春待ち,寫到後來只剩電波。

  APH裡我最喜歡的多角關係就是露米白了。

 

 

  You dreamed I was your lover
  And I lied in your arms
  You dreamed of all our children
  Playing in the sun
  I hope that you’re alright
  I hope, I hope that you’re alright
  Sleep, my Snow White


  進門前伊凡遲疑了一會,確定沒有任何人埋伏在門後,才小心推開門,出現在門後的情景卻比他所能想像的更奇特:客廳裡有兩個人,分別是身上蓋著薄被,蜷在沙發上睡覺的娜塔莉亞,跟靠著椅背低頭注視她的阿爾弗雷德。

  「喲,歡迎回來。」阿爾弗雷德搶在他之前開口。

  「真是稀客。你怎麼進來的?」他問,走向阿爾弗雷德的同時一邊四處張望,尋找被打破的窗戶。

  「我可不是破窗進來的喔,雖然我很想啦。你姊開門讓我進來的。」

  「……姊姊呢?」

  「回家了。」

  「娜塔莉為什麼……」伊凡本來想問妹妹是怎麼在沒有鑰匙也不打破窗戶的情況下進到家裡,但這並不是什麼少見的事,她就是有辦法,而且問阿爾弗雷德也得不到答案。他嘆了口氣,注意著不要吵醒娜塔莉亞,將旅行袋隨意擺到沙發旁,改問:「為什麼娜塔莉會睡在這?」

  阿爾弗雷德聳肩。「我來的時候她就睡著了。我問你姊要不要讓她到床上去睡,你姊說她想當第一個迎接你回來的人,連燈也不開就坐在這邊等……」他彎身近看娜塔莉亞的臉。「她看起來很累。」

  他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情景。曾經在某個夜裡他回到家,打開門就在一片黑暗中看見娜塔莉亞。房裡唯一的光源是窗外被雲層遮掩大半的月光。她坐在沒有燈光的房間中,坐姿端正,雙手放在膝上,覆蓋住低垂頭顱的銀色長髮彷彿在夜裡發著光。電燈開關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伊凡卻無法動彈,看著娜塔莉亞轉頭看向他。也許是等得太久,一下子無法反應過來,也或許是有了睡意,娜塔莉亞並沒有馬上起身迎向他,臉上沒有表情,好像不認得他一樣。在她即將但尚未做出任何反應的那一刻,伊凡突然想,此時娜塔莉亞心裡想的,是不是「眼前的這個人是誰」呢?

  「那麼……你為什麼在這裡呢,阿爾弗雷德?還有你可不可以不要離別人的妹妹那麼近?」

  「哦,你什麼時候變成好哥哥啦?每次快被娜塔莎抓到時,不是都會躲到我後面嗎?」阿爾弗雷德挑釁似的靠娜塔莉亞更近,還伸手拉起一綹銀髮放到唇邊。

  「……聽不懂人話的脂肪聚集體真令人討厭呢。」

  「你說誰是死胖子?」阿爾弗雷德直起身來瞪他。

  「不知道呢,是在說誰啊?」

  阿爾弗雷德張口,好像要說些什麼,突然被一聲輕柔的「哥哥」打斷。伊凡的心跳突然加速了。兩人一同望向沙發上的娜塔莉亞,只見她側過身,將臉埋在權充枕頭的小抱枕裡,熟睡依舊,方才的呼喚只是囈語。

  沉默中,先開口的是阿爾弗雷德。「你看看你,滿臉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剛才嚇到要尿褲子了吧?還說什麼『離別人的妹妹遠一點』咧。」

  「這跟那是兩回事。」

  阿爾弗雷德做了個不屑的手勢,彎身摸了一下娜塔莉亞的頭。她稍微動了一下,像是要躲避他的碰觸,但沒有醒來。「我受不了繼續跟你哥待在同一個空間了。再見,娜塔莎。」

  走過伊凡身邊時,阿爾不忘朝他比了個中指才走出去。門開了又關上,此時伊凡才想到他還是不知道阿爾弗雷德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娜塔莉亞再次出聲呼喚他時,由於有了前例,伊凡沒有剛才那麼緊張,但他開始後悔沒有跟阿爾弗雷德一起離開。他的妹妹仍然沉睡著。眼睛下方的陰影在她白皙的皮膚上十分引人注目。路途中有些意外,因此伊凡比預定行程晚了兩天才回來,娜塔莉亞恐怕等他不只兩天了吧。以前伊凡只要從外面看到屋內有燈光就知道肯定是娜塔莉亞不請自來,他當然也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幾次過後娜塔莉亞也學乖了,此後無論白天晚上,她總是坐在沒有燈光的房間裡等待他的歸來。想像那樣的情景,伊凡感覺到的並不只是恐懼。

  即使沒有表情,伊凡也能看出那是張十分柔和的睡臉,像是在做著美夢。她在做什麼樣的夢呢?跟伊凡有關的夢嗎?能讓她露出這種表情的,會是遙遠的幸福過去,還是假想中只屬於兩人的未來?

  「哥哥。」娜塔莉亞輕聲叫喚。

  幾百年前,她跟托里斯站在伊凡對面,兩人小聲交談,她不斷搖頭,托里斯把手放在她肩膀上,好像在鼓勵她。兩人交談的語言是波蘭文,伊凡必須很專心聽才能完全聽懂談話的內容,他不想仔細聽,但還是會聽見隻字片語。托里斯對她說,別擔心,我們會再見面的,娜塔莎。

  在托里斯的催促下,娜塔莉亞轉過身,腳踩著猶豫走向他。他們之間的距離是五世紀。終於走到他面前,娜塔莉亞抬頭看他,看著她的神情,伊凡突然想,她真的記得我嗎?她是不是正想著「雖然每個人都說他是我哥哥,但是這個人究竟是誰」呢?

  「歡迎回來,娜塔莉。」他說。

  白皙的肌膚跟鮮紅的嘴唇都沒變,他曾經的小公主,寵愛的小妹妹用陌生人的表情站在他跟前。娜塔莉亞望著他,用她久未使用、對她而言形同異國語言的自國語言,就像此時一樣地輕聲叫喚:「哥哥。」

 

 

 

  <End>

  十八世紀時,被聯合王國統治五世紀的娜塔因條約回到露樣家,根據資料,此時娜塔家的貴族們從文化衣著語言都菲力克斯化了。

  2011/4/24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