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希望能以小說作為2010年最後的更新,但果然來不及,只好放前陣子寫的小說寫手進化問卷囉,節錄的文章都有附原文連結。

  那麼,祝大家新年快樂,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兩朵向日葵(米白)


 開頭


 女孩闖進浴室,用無法與那樣纖細的手腕連結在一起的力道將阿爾弗雷德推到牆邊,手中小刀隨之抵住他的胸膛。像是防他掙脫,娜塔莉亞靠得很近,幾乎是挨在他身上。她闖進來之前,阿爾裸著身體在擦頭髮,此時他的肌膚濡濕,水滴又不斷從未乾的髮間滴下,有些落在他身上,有些落在她身上。帶有微溫的水順著他俯視的角度,碰觸她的臉、髮絲、從領口縫隙溜進去,親吻她的肌膚。但她不在意。


 結尾


 他們擁吻的姿態如同戀人,又如兩根交纏的藤。小刀仍插在阿爾的胸膛,隨著加速的心跳輕輕顫動著。


 最喜歡


 此時他的肌膚濡濕,水滴又不斷從未乾的髮間滴下,有些落在他身上,有些落在她身上。帶有微溫的水順著他俯視的角度,碰觸她的臉、髮絲、從領口縫隙溜進去,親吻她的肌膚。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Heroes"上(普洪)


 開頭


 野餐的那天,兩人都起得很早,或許是因為緊張,對坐吃早餐時格外沉默。他們知道自己在冒什麼樣的險:他們共同策畫一場名為「野餐」的逃亡,藉此機會讓一些人穿過兩國邊境,從鐵幕這頭逃向另一頭。幾天前基爾伯特就住到伊莉莎白家,打算觀察這個計畫的後續情形,但他不打算去現場,這會使情況從「人民在邊境短暫開放時趁機逃亡」變成「基爾伯特鼓吹人民逃亡」。共同計畫這件事的伊莉莎白跟羅德里希會作為雙方代表到場,原本伊莉莎白打算把基爾伯特也送到西邊,再讓羅德里希安排他回到路德維希那裡,但基爾伯特拒絕了,她知道他有自己的考量,倒也沒有積極勸說,只是仍然希望他能改變心意。 


 結尾
 
 聽到王儲的死訊時皇帝滿臉慘白,皇后則崩潰了。聽見那樣撕心裂肺的悲泣,她只願這不會是帝國走向覆滅的前奏。伊莉莎白被擁入懷中,她緊握丈夫的手,輕觸在鋼琴家的修長手指上與她成對的戒指,在心中祈禱:神啊,請庇佑我們的皇帝!請庇佑這個國家!


 最喜歡


 她將視線從一成不變的天花板轉向窗外,抵抗順勢陷入睡眠的誘惑,試著向進房以來都沒開過口的他說話:「先生。」
 羅德里希沒有回答。她不以為意。
 「說點什麼吧,先生。」
 沉默依舊。
 「不然就讀詩給我聽吧。」
 這次對方有了回應。她聽見羅德里希從椅子上站起,腳步聲來到書櫃旁,一陣寂靜過後,傳來翻頁的聲音,但羅德里希遲遲沒有開口朗讀。伊莉莎白默不作聲地等,聽著那本詩集被一頁頁翻過,彷彿羅德里希找不到任何一首詩可以念給她聽。什麼都好,她想,什麼都好。只要您別露出那個表情跟我道歉,讀哪一首詩都好。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降御


 開頭


 「所以說,你的期望是什麼?」
 聽到他的問題,降谷陷入沉思,看似沉著一張臉,卻流露出不確定的神情,不知道是對他的問題還是對自己的想法感到疑惑。看到這樣的表情,御幸感到有些好笑,又覺得他容易理解的這點很有趣,甚至可以說是可愛了。


 結尾


 御幸低聲笑著,說出從開始就一直縈繞在他腦中的想法:「好像在摸狗。」


 最喜歡


 同結尾。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It’s no use even if it clears up(米→英)


 開頭


 最後亞瑟還是離開了。午後的暴雨讓人有颶風來襲的錯覺,雨滴打在阿爾伸出去關窗的手上像稜角尖銳的小石頭。亞瑟在這樣的大雨中離開他家,沒帶雨傘,身上也只穿著薄薄一件襯衫和背心,就這麼頭也不回地跑出門。阿爾站在窗邊看亞瑟跑入雨中,在一條街外招了計程車離去。被強風吹進來的雨水打得他隱隱作痛,但直到亞瑟的身影消失之前,阿爾只是讓窗子敞開,任由雨水打濕他的衣服,在地板上積成小小的水灘。 


 結尾


 他用力抓住亞瑟的肩膀把他扳過來,粗暴地吻他,雨水讓他們的頭臉衣袖濕了一片,他想起那個下雨天他其實想跟他一起跪到泥濘裡緊緊抱住他。對了還有他本來是想告訴他「你討厭咖啡所以我買了茶葉,以後常來玩嘛換我泡給你喝」。沒差,反正一切都將在此結束。阿爾拼命睜著眼試圖抵禦眼底那股燒灼的疼痛,於是他眼睜睜看著亞瑟的表情從震驚、混亂、不解轉為深深的絕望,透明的液體開始在他眼角匯集,準備在頃刻間流下。


 It’s no use even if it clears up.
 即使太陽出來也沒用了。


 最喜歡


 他想起那個下雨天他其實想跟他一起跪到泥濘裡緊緊抱住他。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找不到超過「窗外的天空很灰,也許下雨了,也許正在醞釀一場雨」等級的寫景段落^q^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跳過。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山碧。文章連結就免了吧。當初的目標的確是寫歡樂文,至於歡不歡樂嘛……^q^


 「武,你確定沒事嗎?」山本吃完最後一口飯時,碧洋琪趨前探問。
 「嗯,沒事啦,只是眼前會出現幻覺而已。」
 「幻覺……武,你仔細看,我伸出幾根手指?」
 「三根。」
 「很好,看來沒什麼問題……等等,武,你在看哪裡?我在這邊!」


 關於無毒料理的製作從來沒成功過,山本武依舊每天在用餐完畢後出現各式各樣的症狀,笑著要著急的碧洋琪別擔心。於是碧洋琪的有毒料理繼她的少女時代和十四年前的日本居留時期之後,終於再次進入一個新的黃金時代,對應各式用途的料理相繼出現,為任務的執行帶來不少幫助;而被阿綱等人投以同情的眼神、被獄寺譏為受虐狂,從來沒吃過一次正常的料理,卻依然每天開心回家吃晚飯的山本,在經歷某次被敵對家族派來的殺手下毒,卻還能將那個殺手砍成兩截再打電話求援的事件後,因為有一定的抗毒能力,就某種程度而言是因禍得福了。里包恩見狀還盤算著讓每個家族成員都接受耐毒訓練,現階段尚未實施,可是不見得以後不會實施。從這個獨裁者口中說出來的話,就連彭哥列現任首領都不得反抗。


 總之,雖然問題不斷,不過就如同碧洋琪所說的,有愛一切都沒問題。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把文章都看過一遍,好像沒有哪篇有到痛/悲傷的等級。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基爾伯特驚訝於自己竟然有這麼多刻薄的話要說。但他沒來得及說完,突然一股力量掃過他腳踝,他試著穩住身體,但隨之而來的是一記有力的拳頭,正中他的心窩,基爾伯特站不住,向後倒下。揮出右拳後的伊莉莎白順勢跪倒在他身上,制住他的手腳,不讓他有機會反擊;基爾伯特卻也沒有反抗的意思,張開雙臂,抬頭望向按住他的伊莉莎白。


 從小看金庸,寫打鬥竟然只是這種等級啊(搖頭)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雙部長塚不二跡佐四角關係。最芭樂的不見得是這篇也不見得是以下這段,但這是我敢於貼出來的最大極限了,至於連結就饒了我吧^q^


 佐伯的病開始於輕微的感冒,卻不知道是有意亦或無心地疏於治療,導致引發併發症。當從國外歸來的跡部看到躺在病床上咳嗽的佐伯時,他先是感到強烈的憤怒而後轉為自責。他恨佐伯的自虐、恨自己沒有對他善加照顧、恨佐伯帶著歉意的清澈眼神。
 「對不起啊,跡部。」佐伯帶著蒼白的笑道歉。
 手塚站在房門前看著佐伯,感受到一種也許連佐伯自己都不明白的死亡氣息。那是乾淨明亮的絕望,對生命再也沒有有任何執著。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我的寫作生涯自網王始,對我來說網王無疑是具有重要意義的作品,然而當時的文章也真的雷到爆炸,每次看都覺得超羞恥。不過畢竟也是有那段時期的磨練才能慢慢進步吧,至少眼光進步了。我不想否定過去的自己,不過也不想面對XD
 至於網王以外的文章,從節錄中可能看不太出來變化?變比較多的可能是寫作方向跟情節安排。APH的文章不知道算多還算少,相較於我過去的產量應該算多?我想我還會繼續寫下去吧。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