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很難得的景象:羅德里希坐在客廳裡抽菸。

  兩小時前仍空無一物的菸灰缸中有兩三個菸蒂,昨天還看見羅德里希讀得興味盎然的書被放在一旁,書裡夾了張紙片做標記,大概是讀到一半,而羅德里希看來已經暫時失去對它的興致。他手指夾著菸,煙霧迴旋攀升,看起來就像他的指尖生出,一如音樂自他指尖誕生。空氣是濕潤的。他給自己戴了一層面具,路德維希卻看得出他心裡並不像表面那麼平靜。

  「怎麼了?」羅德里希抬眼看見他站在門口,出聲詢問,直到發現他注視的是自己手中的菸,微微一笑:「有那麼稀奇嗎?您的哥哥不是也抽菸?」

  「我不知道你會抽菸。」

  「偶爾。用來打發時間非常方便。」他深吸一口,挑釁似的朝路德維希的方向吐出白煙。他們之間隔著一段距離,煙霧還沒飄到路德維希就散去了,只餘下嗆鼻的菸味刺激著他的神經。

  「我以為你只要找到空閒時間就會看書,要不就彈鋼琴。」

  火光閃爍,時間被燒成長長一截菸灰。夾在指間的菸已經短得幾乎要燒到他的手指。羅德里希將菸在菸灰缸中摁熄,很快又點起另一支菸,一邊說:「有時候我就是不想看書也不想彈琴。」

  路德維希想他是不是午飯後都一直坐在這裡抽菸。「你也會有不想看書、不想彈琴的時候?」

  「有啊,特別是現在。」他將菸送到唇邊,望了路德維希一眼又別過臉去。「我不想讓琴聲洩漏現在的心情。」

  過了一會,他又對路德維希開口。在那之前路德維希都站在原地,他不知道自己站在那裡做什麼,但他一動也不動。「如果您要赴約的話,差不多該準備出門了。」

  在狂亂的雨聲中他的聲音顯得格外冰冷。

 

  路德維希打完電話,回頭看見羅德里希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上,他站在窗邊,指間依然夾著那根逐漸變短的菸,但就只是夾著。路德維希走到他身邊,發現他臉上有淡淡的笑容。

  「你喜歡雨嗎?」他問。

  「這個嘛,算是喜歡吧。聽著這樣的雨聲感覺非常暢快。」羅德里希沒轉頭,但察覺了他的欲言又止。「您想說什麼嗎?」

  「我在想……」他想了想又改口:「不,忘了吧,沒什麼。」

  他很慶幸羅德里希沒有追問。

  羅德里希表示要去準備下午茶,轉身離開窗邊,他擔心廚房裡又要發生爆炸,連忙說「我也去幫忙」,跟在他身後。羅德里希向他道謝的聲音中有幾不可聞的笑意,不久前的冷淡已了無痕跡。雨打在窗戶上的強勁力道像是要破窗而入。

  經過桌邊,羅德里希彎下腰將手中的半截香菸捻熄在菸灰缸裡,突然頭也不抬地說:「您絕對無法了解的。」了解什麼?不待他追問,羅德里希就走向廚房,路德維希追上他,捕捉到話語的下半段。他說話的聲音壓得很低,路德維希感覺自己像是在偷聽他人的秘密:「您不會明白我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心中的情感又是多麼卑劣吧?」

 

  蘋果的甜香以及咖啡的香味在充滿水氣的空氣中擴散。羅德里希確認過烤箱,愉快地對一旁幫忙的他說:「好了,麻煩您去請基爾伯特下來吧。」

  他走上樓,但不用叫喚,聞到香味的哥哥早就走出房門。

  「怎麼,你下午不是要跟小菲利出去嗎?因為下雨?」基爾伯特有些驚訝地問。

  「嗯,有些地方開始淹水了,我想萬一有什麼事情還是在家裡待命比較好,就打電話跟他約改天。」

  基爾伯特望下去,看著將茶具跟蛋糕端到客廳的羅德里希,忍不住哼聲:「難怪那小少爺高興成這樣。呿,受不了。」

  「咦?哥,你知道他心情好的理由嗎?」

  基爾伯特看他一眼,自顧自地走下樓,背對他丟下一句:「我看全世界只有你不知道。」

  又是這樣。他站在原處,聽見樓下傳來杯盤的碰敲聲、哥哥與羅德里希的談話、窗外的雨聲,他像是被魘住一樣無法動彈,費力克制心中翻攪的某種情緒。每當哥哥、伊莉莎白、菲利奇亞諾甚至整個世界向他展現出他所不能及的、對羅德里希的深刻理解時,他心裡就會有種負面情感無可遏止地浮上來。同時浮現的還有失落,難道他真的如羅德里希所說,絕對無法了解他嗎?

  暴雨被隔絕在外。然而他的思緒就如同雨中的紙船,被濃密的黑暗及惆悵淹沒。他緩步下樓。

 

 

 

  <End

  對不起,又是這種「他不可能愛我」以及「我不了解他」的無限循環^q^ 我不是故意要讓這兩人不快樂,只是我怎麼就只想得出這樣的故事呢。我不吸菸,但我是多麼迷戀這個動作啊。

  另外,雖然標題是那樣,但這不代表之後還會出現「七宗罪:色慾」、「七宗罪:暴食」或「七宗罪:傲慢」之類的東西。應該是不會啦……

  2010/05/02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