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廢話了,對我的廢話有興趣的請洽噗浪XD

  短篇。這篇的路德並不特別喜歡貴族。順帶一提,以往的文章中,無論配對怎麼標示,隱藏設定裡路德都是喜歡貴族的。關於這篇的細微設定之後再補上。



  他起身穿衣,羅德里希坐在床的另一側,彎下腰撿眼鏡。側臉、頸項至伸展開來的赤裸手臂連成一條蕭索的曲線。
  當他失手讓羅德里希的眼鏡掉落時,兩人隔著一個呼吸的距離。路德維希摘下他的眼鏡,伸長右手試圖把眼鏡放到一段距離以外的床頭櫃上,想著「這個人連嘴唇都是冰冷的」。當他的手終於夠到了床頭櫃,他鬆手放下眼鏡,卻在放手的瞬間就知道自己犯了錯:放下眼鏡的位置偏差了幾公釐。眼鏡摔在他們視線所不能及的地上發出清脆聲響。吐在他鼻間的急促呼吸隨著羅德里希的轉頭掃到他唇邊,意外發生的那一刻路德維希望著他的臉,羅德里希看著眼鏡掉落的神情彷彿在觀看一朵花的墜落。

  坐在床上看書的他將眼鏡放在一旁,除去眼鏡的臉龐看來意外樸素,與路德維希認識的他難以直接連結。相識數十年,合併之後他才知道羅德里希的眼鏡沒有度數。
  「你這樣看得見?」他問。羅德里希抬起頭來看他,直接的視線顯然並非抓不到焦距的眼神。
  「那為什麼要戴眼鏡?」他又問。
  「為了顯得有威嚴。」羅德里希簡短回應,拿起眼鏡戴上又拿下,讓路德維希看其中的差別。「不這樣做,誰會聽我的命令呢。」說著,他有些自嘲地一笑。不是第一次看見羅德里希微笑,只是這樣明顯展露情緒的笑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後來路德維希不時會見到這種嘲諷的笑容,無論是出於自嘲,或是對別人的嘲諷。
  「這個世界很快就會充滿最優秀的民族。」某次上司的演說結束後羅德里希跟他一起離開。他清澈的嗓音說起上司慣常掛在嘴邊的標語時一切都失去了真實感,方才充滿在場所有人的亢奮激昂在此刻都顯得虛幻又可笑。
  「金髮碧眼的、最優秀的民族。」羅德里希繼續說,沒有刻意壓的音量。「在他們之上,有個褐髮褐眼的偉大領導者。」
  他轉頭看羅德里希。果然又是那種嘲諷的微笑。

  離開房間前他回頭看,坐在床邊的羅德里希正將眼鏡對著光源,察看鏡片的裂痕。從背後可以看見背脊上骨頭的線條愈發明顯。
  「明天我整天都不在國內,沒辦法帶你去買新的眼鏡。」他站在門口說。
  回答時羅德里希沒有轉頭。「沒關係。」
  「你有聽懂嗎?我的意思是你不要自己跑出去,哥哥也不在,沒人能帶你回來。」
  「沒關係。反正也不是多要緊的東西。」
  「你確定?你不是說威嚴什麼的……」
  羅德里希還是沒轉過頭,但路德維希幾乎可以想像他臉上淡淡微笑,又像是接近冰冷的面無表情。他將眼鏡放回床頭櫃,拾起丟棄在地的襯衫,隨意穿在身上。
  「放心,我並不迫切需要新的眼鏡。不會為了那種已經失去意義的東西給您惹麻煩的。」羅德里希說。他轉頭時並不是直接過頭來,而是側過身體,傾頭看向路德維希。路德維希看著他臉上泛起笑容,無法分辨這個像是嘲諷也像是自嘲但又不僅只如此的微笑中含有什麼樣的情緒。



  「在您面前,我什麼都不需要。」



<End>
書いてみたかったね。
2010/4/4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棠子
  • 偶然在網路上搜尋"獨奧"時溜進來的~
    我好喜歡貴族最後說的那句話啊!
    總覺得看了心裡悶悶的卻又想再回味(#
    最近在找獨奧的文找到快瘋了,
    似乎獨奧很少人萌(?)
    不管怎樣,能發現這裡真是太好了(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