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是雷雨。

  基爾伯特在黑暗的房間裡點起菸。他吸了幾口,菸就被羅德里希拿走。

  「喂,別搶我的菸,不會去抽你自己的啊。」

  「我的菸沒了。」他說,伴隨窗外一閃而逝的白光,吐出灰白色煙霧。雷聲慢了幾秒才響起。

  「沒了?為什麼每次都消耗那麼快,你菸癮也太大了吧。」

  羅德里希又吸了一口,把菸交還他手上。「奶油。」他說。

  「啊?」

  「麵粉。糖。咖啡豆。拿去換了諸如此類的東西。」

  「呿,真寒酸。你完全變成操勞家務的老媽子了。」

  「怎麼,您有所不滿嗎?」

  「才不呢,我爽得很。」

  兩人同時安靜下來。他抽幾口又把菸遞給羅德里希。間或會有白光閃爍,即使閉上眼那強烈的光芒也會在眼底印下一瞬間純粹的白。他張開眼,羅德里希正仰首吐煙,無防備地露出白皙的喉頭,眼神投向虛無的黑暗中,彷彿若有所思。基爾伯特把手按上他的咽喉,沒有用力。羅德里希瞥過一眼,又面無表情地繼續吞雲吐霧。他無趣地收回手。

  他的菸盒裡還有幾支菸,但誰都沒去碰那菸盒。下完一場雨的時間比抽完一根菸的時間還要長上許多許多。紅色的火星在黑暗中交替移動。直到兩人分著將那支菸抽完之前,雨都沒有停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竟然寫了這一對,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沒有意外的話這應該是最後一次。會選擇寫普墺是因為我覺得這對比較適合事後一根菸的感覺。昨天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時候一直覺得又閃電又打雷又下雨,不過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有沒有下雨。

  昨天試著繼續寫幾個月前寫了一部分的西墺,竟然意外地覺得有點順,難道是到外面放鬆一下的成效?不過我太少看西墺相關了,有點不太能掌握這一對的感覺,最強烈的印象都來自wawaさん。總之先想辦法完成吧?

 

  我終於開始看痞客的介面不順眼了,如果可以的話想趁開學前找個地方搬過去。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