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3 Thu 2009 17:42
  • 兄妹

  獵獵強風自海的另一端吹來,風灌進女孩的綢裙裡,白裙鼓起如吹滿的帆。女孩對飛揚的裙子似乎不以為意,只是一手按著鬢上的宮花,唯恐它被強風捲走。一頭身長數尺的老虎隨她佇立沙灘上,模樣甚是兇猛,卻挨在她身邊溫馴如貓。

  哥哥是什麼樣的人呢,如果有一天我們見面,他會對我說什麼話呢?自從知道她有一個哥哥之後,女孩偶爾會來到海邊,望著海的另一端思考這些問題。她誕生於海中孤島,從未見過大海彼岸的哥哥,告訴她這件事情的鄭大人也只是苦笑著回答:「我不曾見過那位大人,所以我也無法為您解惑。」

  此後又是三十年。鄭大人死了,鄭大人的兒子死了,他的孫子投降了。領軍的施大人帶她回朝謁見皇帝,就在那次她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哥哥。皇帝跟哥哥都在遙不可及的大殿上。哥哥站在龍椅後方,當尖細的聲音唱出施大人和她的名時,他的頭彷彿動了一下。

  在她出列向皇帝叩首時哥哥是什麼反應呢,會不會低下頭來看我一眼?女孩試圖抬起頭往殿上看一眼,此時身旁的施大人低聲道:「大人,請低下頭!」語氣比起提醒更接近嚴峻的命令,於是她無聲地將額頭貼到冰冷的地上。就這麼一次,就這麼一瞥。她看不清哥哥的臉,只見一道影子重重地壓到她身上。

 

  海風又變得更強。她摸摸老虎的頭,示意牠該回去了。這孩子來自對岸,被商人偷渡過來時還是隻身形如貓的小老虎,幾年下來變得這般魁梧。當初她要飼養這頭老虎時理所當然地受到周遭眾人反對,訂立旗幟時主事的一群卻從牠身上得到靈感。

  「都說龍兄虎弟嘛。」一人這麼說。「用虎呢,又能顯示姑娘和王耀大人的血緣關係,也不會冒犯了龍威。」

  女孩偎在老虎身上,見官員們投來徵詢的視線,點點頭表示同意,左手又習慣性地去撥弄那宮花。這是她從哥哥那邊得到的唯一的東西。

  乘船離開前皇上賞下幾箱書籍衣物,其中有一口桃花心木的長匣,裡面裝了各式精巧飾物,女孩問了人才知道那是哥哥送給她的。她對鏡梳攏長髮,從匣裡揀了一朵宮花,珍而重之地簪到頭上。

 

  她經過港口要走回城裡,那裡停泊著一艘輪船,岸上放著好幾口箱子。她想著「又有人要逃回去了吧」,迎面走來的人卻是熟悉的面孔。那人似乎也沒預料到會在這裡遇見女孩,滿臉尷尬的神色。

  「劉大人,您也要走了?在這個軍臨城下的時刻?」她問。不是怨懟,沒有惱怒,只有深深的失望。男人神情苦澀,一語不發。她向男人行個萬福,踩著細碎腳步離開。腳步間隔越跨越大,最後變成奔跑。老虎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邊。海風撲在臉上很痛。

  女孩再次回到沙灘,過了不久輪船開離港口,她站在那裡目送船隻漸行漸遠。這塊島上的人民還能奮鬥多久?她不願去想這種問題,可是她仍然忍不住會想,哥哥有這麼多弟弟妹妹,就算我離開了,他也會記得我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槍。兩槍。三槍。這是第幾槍女孩已經記不清。隨著一聲虎吼朝舉槍的軍人們撲過去的牠已經倒在血泊中。叫做小貓的男人說,姑娘可真行,養了這麼一頭大貓。小貓在幾年後也被殺了。她放聲要叫,卻覺得喉嚨啞了,發不出聲。

  本田菊站在她面前。他一槍都沒開,連槍都沒有拔出來,這每一槍卻都等同於他開的。女孩抬起頭看他,簪在鬢邊的花顫顫地搖。為了籌措糧餉,女孩陸續把匣裡的珠寶飾品連匣子都拿去變賣,現在她的所有就是幾朵宮花,以及這頭老虎。就在剛才本田殺了牠。旗幟燃燒的臭味竄到鼻間,女孩咬著牙瞪向本田菊,被憎恨者看她的眼神裡只有漠然。

  距第一次見面已有一百多年。相隔百年後兩人交換的第一眼是憎恨與冷酷相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喔抱歉了切開,英仏果然還是……想著還是寫點什麼吧,不知為何開始寫起了兄妹倆的初次見面。這塊土地上沒有原生種的老虎喔。小貓聽起來很可愛不是嗎,雖然根據資料比較像個流氓人物。我想看《小貓》。耀灣兄妹的故事就先寫到這裡,最後剩下戰後的兄妹第二次相見。三十八年以後的兄妹關係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因此暫時不打算寫。其實我最想處理的主題說不定是兄妹關係呢,只是在掌握到一定程度之前我還不敢寫,或者會選擇用戀愛來包裹主題思想,因為我不敢直接寫兄妹倆人。嗯~真是奸詐又膽小啊我。第二段微妙地可以跟之前寫過的菊灣呼應,也就是交換的第一眼跟交換的最後話語。其實這篇稍微安排一下說不定可以寫成完整的篇章啊。

  我心中戰時的亞組很殺伐,出發點完全沒有溫情,自從砍下那一刀開始菊就偋棄了一切,他不會給自己感傷的空間,一開始也只把眼前的小灣看做殖民的對象而已;然而出發點沒有愛,卻能夠終結於愛。我認為是這樣的。正因為是最熟悉的歷史,才會覺得有些事絕對無法美化,卻又希望能更溫柔,希望總有一天能原諒。嗯…果然還是沒辦法很清楚表達我的想法,真絕望。算是看了專版某串的有感而發?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切開
  • 手動拍手(……)

    遺憾的是靈感跟不上我的愛+1
    有時候靈感來了愛卻消逝了。
  • 為什麼不能等比例地把愛輸出為靈感呢…
    靈感來了愛卻消逝了也太慘。

    ayckimo 於 2009/04/24 20:48 回覆

  • 小玄
  • 你好 XDDDDDDD
    這個每次看妳的文都有一種:啊 真是不一樣的想法啊 之類的感覺:)
    歷史沒辦法美化卻喜歡能溫柔(推這句
    喜歡妳的文章!可以期待完整篇章嗎XDDDD
  • 你好!
    寫小灣的故事總是特別有效率但也有點擔心,畢竟這是大家熟悉的歷史,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想法吧,所以能得到認同真的很高興!
    關於小灣可以探討的事情太多了,完整篇章可能是足以拿去出本的長度吧XD

    ayckimo 於 2009/04/26 14:24 回覆

  • 開
  • 完整篇章可能是足以拿去出本的長度吧+1
  • 乾脆真的出灣中心算了XD

    ayckimo 於 2009/04/26 16:52 回覆

  • 開
  • 雖然別的國家篇幅應該更長
    可是只有灣醬能讓我們寫得無日無夜無怨無悔XD
  • 哈,說的是XD對小灣的愛完全是不同個次元的事。

    ayckimo 於 2009/04/27 2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