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寫了這種鬼東西!我要寫平行世界不會去寫歡樂的學HETA嗎?寫這什麼鬼!而且身為原捏他的〈APH瘋人院〉明明這麼歡樂,為什麼我寫就變這樣!要命啊……
  羅德是兄弟倆的堂兄或表兄之類的親戚。為了通學方便,有一段時間獨自在外租屋,住在兩兄弟家對面。傾向是独→墺,私設定是独→←墺。沒有前因沒有後果,只有莫名其妙的設定。有未經考察的精神病描寫,慎入慎入!如果我明天還有勇氣面對這篇文的話再來寫詳細的補充說明。

 

 

 

  黑膠唱盤轉出婉轉的女音,羅德里希手中端著一杯咖啡,神情專注地傾聽。這是路德維希走進房間時看見的景象,在他嘆氣的同時,自己也不知道心裡想的是「連到這種地方也能這麼悠閒嗎」,還是為他的一如往常--至少表面上如此--感到安心。他對音樂的感性雖然比不上眼前的羅德里希,但要聽出這是哪首曲子對他並不費力。他皺了皺眉,他必須跟羅德里希談談,然而這只是長達十分鐘的歌曲的開頭,羅德里希一向不允許有人在他聽音樂時說話打擾他,但他等一下還要去巡視其他房間,也許他得趁還沒進行到精彩處時請羅德里希暫時停掉音樂……
  「請您別站在門口,進來坐下聽吧。」羅德里希轉過頭來對他說,伴隨而來的一笑讓他不自覺地依言而行。
  他坐下後羅德里希做個手勢要他自己倒咖啡後就沒再理他,他也只好把這十幾分鐘當作給自己的一個犒賞,一個小小的休憩,他緊繃的神經跟每天遭受摧殘的胃都需要的一個短暫的休息。女高音應和笛聲唱出飄渺的曲調,羅德里希低垂著眼,路德維希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猜測這樣悲哀的一幕會不會引得他流淚,透明的淚水如朝露一般凝在他的睫毛上,再落入他捧在手中的咖啡杯,波紋一圈圈向外畫到杯緣,終究歸於平靜。記憶中的他的情緒起伏極少表露於外,只有在彈奏或聆聽音樂時以及跟自己相處時會顯得更富有感情,但是就他所知羅德里希最多是露出悲傷的笑容,路德維希從來不曾見他哭過。

 

  很久以前,大概是十年前吧,他還是國中生而羅德里希還是個高中生的時候,他坐在書桌前往窗外望,見到羅德里希在家門口一臉不耐地推開親吻他的金髮男子。路德維希一直注視那個畫面,沒有把眼神移開。或者說是無法移開。即使他很早就知道了,因為他總是會不自覺地注視著對面的窗戶,窗簾拉起來的時候他就知道羅德里希又帶了一個男人回家,雖然不管有沒有拉上窗簾他都看不到。
  他選擇去問羅德里希,不知為何口氣很像在質問:「為什麼?」
  羅德里希笑著,視線卻遠遠地轉開了,臉上帶著說不出口卻又不想對他說謊的為難神情,他差點想道歉,說,對不起,我不問了,我不是故意要讓你為難的。
  「我跟他們睡,」羅德里希慢慢開口:「是因為我很寂寞。」
  「你現在還寂寞嗎?」
  羅德里希仰頭對上他的視線,又是微微一笑:「我永遠都很寂寞。」

 

  樂曲終於結束。羅德里希拿起唱針,側過頭對他笑:「您好,好久不見了。」
  「嚴格來說前幾天你搬進來的時候我們才見過……不過真的很久不見了。這裡住得還習慣嗎?」是五年嗎?羅德里希到國外,他帶著哥哥住進這裡,已經過了五年了嗎?
  「一切都很好,勞您費心了。當然,要是這裡能設置一間演奏廳會更好。」
  「演奏廳是不可能的,鋼琴的話倒是可以想辦法幫你買一台放在大廳……前提是你會一直待在這裡。」
  「我待在這裡不好嗎?這裡有你,基爾伯特也在。」
  路德維希停頓了一下,小心地問:「你……還記得基爾伯特嗎?」
  羅德里希飲盡杯中剩下的咖啡,輕聲嘆氣:「當然,怎麼可能忘掉呢。他最近怎麼樣了?聽伊莉莎白的說法他似乎……狀況不是很好。」
  「對……這幾天情況特別嚴重,他妄想自己是隻小鳥,總是爬到高處想跳下來。原先以為封住樓梯別讓他上到頂樓就好,他又爬到樹上往下跳,只好把他……鎖在房裡一段時間。」
  「是嗎,那個基爾伯特。」羅德里希悄聲說。
  路德維希猶豫片刻,才遲疑地問出第二個問題:「那麼,你知道我是誰嗎?」
  曾經比鄰而居的親戚歪過頭,似乎對他的問題感到很奇怪:「路德維希,我無法明白您的意思。」
  他重重吐了一口氣,這才發現他遠比自己想像的還更害怕。太好了,雖然前幾天羅德里希剛來的時候確實有點奇怪,見到他竟一改從前的矜持有禮,像是狗見到久未碰面的主人一樣,湊上前來將他緊緊抱住,還在他頰上吻了一下,弄得他手足無措,看來那只是出於喜悅的脫軌舉動。
  「太好了,羅德里希,你的情況沒有伊莉莎白說的那麼嚴重,看來很快就能退院……」他越說越慢,終至停下,看著羅德里希滿臉的疑惑。
  「羅德里希?您是說住在對面的那一位嗎?」
  如果路德維希不是坐在椅子上,他可能會腿軟跪倒在地。他緊抓住扶手,問話的聲音裡帶著嘶聲:「……那麼,你叫什麼名字?」
  他綻開溫柔的笑。很久以前路德維希就覺得他笑起來很好看,然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微笑裡溢滿的不再是歡快了呢?
  他說,我永遠都很寂寞。
  「我是貝利茲啊。」羅德里希說。

 

 

 

  <What's this?>
  他原先只該是我看了〈APH瘋人院〉笑得前俯後仰生出來的短篇,現在這樣還叫短篇嗎?這還叫短篇嗎?這不是我正文二分之一的篇幅嗎?
  〈APH瘋人院〉的設定是阿普生了精神病,於是路德為他創辦一間精神病院。
  羅德在聽的是Lucia di Lammermoor裡著名的瘋狂場景,唱片設定是卡拉斯灌錄的。
  「我跟你上床是因為我很寂寞。」「你現在還寂寞嗎?」「我永遠都很寂寞。」借自《時間迴旋》。我很喜歡這本書。如果是身為國家的他大概永遠不會明白講出這種話吧。在這篇裡對象是國中的路德也是個重要因素。
  我沒種說出貝利茲(ベルリッツ)是誰,可是這個不好查吧……提示一下,靈感來自卡拉斯的一部傳記電影,因為是老師上課講的片段所以我並不清楚是哪一部,主角幻想他是卡拉斯養的狗……我這不等於全講了嗎!說真的我很想讓羅德講得更白一點,只是我沒那個膽。
  對不起這篇真的爆炸詭異!我還是乖乖去翻譯小說啦!

  2009/04/10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揆
  • (默默的爬出來)
    對不起光這樣我就也笑得前俯後仰…………當然主要是針對普的那一小段啦XD
    我覺得很有趣、非常有趣、超級有趣的,真的,偶爾這樣放縱自己一下也不錯吧!(什麼意思)
    我可以偷偷的跟你問APH瘋人院是什麼東西嗎:D?
  • 普那一段就是從〈APH瘋人院〉出來的,目前大概在LP文區的前三頁吧?普的那篇很好笑XD
    要不是寫了少爺妄想自己是貝利茲,我的罪惡感也不會這麼強…說歸說,本來只是有點類似雙重人格,還不是我自己嫌這太沒爆點改掉的。

    ayckimo 於 2009/04/11 22:38 回覆

  • 揆
  • 哈哈我馬上跑去看了,英和法的那一小段讓我超開心,最新一段的典芬讓我氣從丹田的大笑了出來!(居然跑回來這裡講)
    真是多謝指點讓我今晚過得好愉快XDDD
    唉呀其實真的沒那麼糟啦,記得先前朋友傳來一張APH全體擬犬化的圖片,就連不太喜歡狗的我都覺得非常有趣,每一個設計幾乎都很經典,也許你看過後會覺得心情上比較好過一點XD?……不過貴族在圖中並不是貴賓狗。(喂你這傢伙)
  • 雖然都是老笑話,把這些人套進去看起來還是很好笑XD
    其實寫這些東西滿愉快的,我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寫完,就知道寫起來有多輕鬆了,只是良心一直告訴我「這樣不行啊!」
    哎呀管他的,寫都寫了。

    ayckimo 於 2009/04/12 17:31 回覆

  • G.Z
  • ...浮水留言。-v-

    很喜歡關于寂寞的問答,路德的年紀又這麼剛好...剛好足夠讓我燃起想欺負又想疼愛的惡趣味。[你滾]
    其實私以為少爺的隱句是「因為不是你,所以我寂寞。」
    (太私心了喂

    雙箭頭平行真的是萌翻了...[撫額]
    然後能擅自解讀那位“親吻他的金髮男子”是法叔麼?xDD

    抱歉打擾了。
  • 呀,是G.Z!
    前幾天在翻書的時候看見那段對話,實在太喜歡就想辦法借過來了。把路德的年紀設定在這裡也是個人私心哪,另外少爺的想法在我的妄想裡差不多就是這樣XD
    雖然會心疼少爺可是時常不知不覺寫成雙箭頭…那位的確是法叔沒錯,因為少爺的男人們裡除了路德最喜歡的就是法叔了,忍不住就在「男子」前加上「金髮」XD

    ayckimo 於 2009/04/13 23: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