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邊寫小說邊逛日站(這樣真的能寫小說嗎),結果……露日覺醒!米英二次覺醒!

  一直以來沒有特別喜歡日受,因為那些偶然看到的英日米日裡的菊都很少女,臉紅嬌羞哭得梨花帶淚,讓我為之卻步;但是露日裡的菊對露樣用禮貌的口吻說著冷淡又毫不客氣的話語,當場看得我心花怒放,好喜歡這樣的菊!菊的聲線在Drama vol.2裡變成低音時,一開始雖然很不習慣,聽久了就覺得這樣的聲音很棒,動畫裡那句「善処します。また今度。考えます。答えは全部イイエです。」再搭配上笑容,那一段我重複看了好幾次啊!不過覺醒歸覺醒,會不會寫是另一回事(逃)

  米英與其說是二次覺醒,不如說是關於阿爾的覺醒?老實說我米英看得不多,大概是因為同人站太多了,反而不知從何找起吧?著重描寫阿爾的站一定很多,但是由於我很少看的關係,突然看到黑阿爾讓我心跳加速!看來我還真是無黑不歡呢……嗯,其實是我很喜歡看到每個人不同的一面,尤其他們的身分並不單純是個「人」,不管是菊是阿爾或是我心愛的貴族都有這一面呢。

 

  雖然遲到了很久還是吶喊一下吧,貴族好棒(動畫)!真想寫寫看那時期的貴族啊!魔王更新的漫畫好棒!關心菊的健康的阿德、阿普去找小義求救、還有那萌到爆炸的「兄貴」跟「兄さん」!先不要管腐的方面,我很喜歡這一類眾人的互動,朋友關係跟兄弟關係什麼的。我幾乎不看純BL小說就是這個原因。當初我的第一本BL肯定把我炸得體無完膚吧(雖然我忘了我的第一本是什麼),那本小說裡只有戀情沒有友情,就算主角有朋友也一定是對主角抱懷戀愛情感,可是人跟人是有各種聯繫的,並不是只有戀愛關係。我還滿喜歡《瑪莉亞的凝望》,但是最大的不滿就是佑巳和同屆兩位跟花蕾的關係都寫得很像戀愛情感,這點太不真實了,讓我很想吐槽。

  另外,我到現在還不清楚我到底萌不萌東西兄弟,畫面上很萌但是看小說好像沒什麼感覺。所以我是比較喜歡單純的兄弟關係?

 

  奈須樣的貴族抱枕真棒啊,以前總是搞不懂買抱枕的人的理由,現在我懂了。實體化!實體化!(敲碗)總是被奈須樣補充到貴族養份呢。

 

  我寫小說時只有一個堅持,就是不可以用日文,我既然是寫中文創作就要寫完整的中文。可是耀君的「阿魯」要怎麼辦呢?雖然可愛,那畢竟是在日本為了表示角色是中國人所添加的語尾,我認為中文創作裡就不需要了,但是應該有不少人認為這是耀君的萌點之一。所以……怎麼辦呢?

 

  昨天晚上十一點多把《戰鬥司書與草繩公主》拿出來看,之前在K島討論串就被捏過了,所以打算看完序章那用兩句話發的便當就去睡覺,回過神來就發現時間是凌晨兩點,我已經把整本都看完了……這本也一樣很棒,但是山形石雄依舊發便當毫不手軟,真不愧是便當司書(淚)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