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還是按捺不住寫了一點……這只是一部分而已。是要給修的生日賀文,預計新年過後寫完。設定跟本家不一樣,實際上貴族跟阿德合併時貴族家反彈不小,最近看了amazing大解讀《昨日的世界》更讓我深深體會到當時情況的混亂,我一向不喜歡跟原著設定有出入,不過還是用這個版本。沒有把貴族拒絕合併的態度寫得很清楚,這是修改目標之一。此外我也很想讓阿德發揮一下S的本性,不過基於我想讓他們能有甜一點的發展而把阿德的個性稍做更改,不然其中有一句是這樣的: 

  路德維希抓住他的下顎將他的臉扳過來面對他。隔著皮革手套感覺不到溫度,力道大得生疼,然而他卻覺得很愉快,嘴角甚至忍不住露出微笑,只有回答的聲音依舊平靜:「那麼,就照您說的辦吧。」

  ドS阿德跟ドM貴族(身體上)……天哪,這麼萌的設定是誰想出來的。

  因為還不是完整的文章所以放在日常,我的小說在完成前都是個不安定的有機體,哪裡會變何時會變怎麼變都是未定數,操控的人不是我而是小說本身。不知道等正式版出來會改變多少。

 

  話說我看amazing大那篇看到快哭出來,不對看到貴族不再是貴族時我真的眼眶含淚了,真的太令人悲傷。 

 

 

 

  冷而柔軟的觸感按在頰邊,他坐在沙發一角拿著毛巾冰敷,眼神望向窗外的街景,漫不經心地說:「麻煩您再幫我拿一條濕毛巾過來。」站在他身邊的男人微一頷首,覆蓋在羅德里希身上的陰影隨著他的步伐離去。羅德里希把濕毛巾拿開,感覺臉頰仍殘有輕微腫痛,又把變得微溫的毛巾貼住臉。

  原本以為在上一次戰爭的開頭他們結盟時的一次握手已經是他們最近的距離。如同第一次看到他時一樣,羅德里希再次為幾乎要令人流淚的懷念和喜悅侵襲。路德維希看他的眼神裡有好奇跟打量,羅德里希猜想吉爾伯特是怎麼跟弟弟描述他,用那些誇大其辭但是他無法完全否認的詞語。皮革手套沒有傳來任何溫度。


  皮革手套沒有傳來任何的溫度。

  「我不能答應。」路德維希第三次問他時,他也重複前兩次的回答。然後路德維希被黑色皮革手套包覆的拳頭就重重擊在他左頰。巨大的力道讓他的身體向後倒,背脊撞上鋼琴椅的邊角,眼鏡也因為衝擊落到地上。

  「羅德里希先生!」「路德,不要這樣!」他抬眼看見伊莉莎白向他跑來,他養大的孩子正死命拉扯路德維希的衣袖。他第一次不透過鏡片看路德維希,而他正看著菲利西亞諾,原先軍刀一樣銳利的視線裡有溫柔綻放。他想起那個黑衣黑帽的少年,總是蒼白、不苟言笑的他在心中永遠的女神身邊會臉紅得彷彿真的是個十歲的人類少年。眼前的景象宛如往日重現。

  口中嘗到苦澀的鐵鏽味。他掏出手帕擦去嘴角的血跡,拒絕伊莉莎白的攙扶,扶著鋼琴椅站起身。路德維希的視線又轉回他身上。

  「你們兩個都請回去吧。」他用不容拒絕的語氣說。「這是我們兩國之間的事情。」


  他接過路德維希遞給他的濕毛巾,輕輕地道了聲謝,將毛巾覆蓋在紅腫的臉頰上。反對的人試圖組織軍隊,贊成的人醉心於那狂人的言論。從前窗外有繁華的街道,它的美麗與優雅曾經是他的驕傲,現在他們連點亮路燈都做不到,所以他們渴求合併,渴求路德維希的上司能帶給他們的希望。而他渴求的是……

  「原本我不想動手。」路德維希說。不是辯解,只是事實的陳述。「可是這是上司的命令。就算動用武力也在所不惜。」

  他想起前任上司頹然倒下的身體,刺眼的光芒從他身後的落地窗照進來,死去的軀體像是在金色的日光中融化,腥紅的鮮血流到他腳邊,在他的靴子上留下一塊血漬。

  武力什麼的,您不是早就動用了嗎?那麼您還打算做什麼,入侵、占領我,讓我在您的槍下消失?這個念頭讓他無聲地笑了。路德維希奇怪地看著他。他沒有回應那個視線,只是望著殘破的街景平靜地說:「我明白了。如果國民也同意,那件事就照您說的去做吧。」

  那年三月人們在他窗外的那條街夾道歡迎路德維希家的軍隊一隊隊開進來。隔年路德維希率軍入侵他的鄰國,帶回因為上一次戰爭的條約而離開的基爾伯特,菲力克斯則連同他的國家一起消失。從前羅德里希曾經和基爾伯特及伊凡聯手像切一塊飽含肉汁的牛排一樣將菲力克斯分割成碎片,那個孩子的衣裝有繁複的裙襬和華麗的蕾絲,顏色是切開牛排裸露出的玫瑰紅,在三人的沉默環繞下在空氣裡消失無蹤。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風
  • 抱歉在這時候亂入.....不過我真的好喜歡這樣的文字
    關於貴族的期望,反對與狂信者的衝突,我想那是時代的宿命吧。雖然很悲哀,但是這些事情總是不斷循環,而瓜分別人的國家.....雖然原作不知道會不會提到,不過我是滿好奇那時候大家的心情的,在大戰結束後貴族再也不能和日耳曼結盟,那時候的他不知道還會想起合併當時的心境。

    "他第一次不透過鏡片看路德維希,而他正看著菲利西亞諾,原先軍刀一樣銳利的視線裡有溫柔綻放。"
    雖然很對不起貴族但是我第一次看的時候對著這一行傻笑了很久。←偏心
  • 謝謝>\\\<
    這篇想寫寫看他們的身分所不能避免的骯髒(諸如瓜分、戰爭、屠殺),以及國家與個人的矛盾。
    雖然很對不起貴族,不過我自己寫一寫也覺得我好像在寫墺→独伊XD

    ayckimo 於 2009/01/24 14: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