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應該算是米→←英,只是英太想念子米成了障礙。畢竟是敏感的題材,為防萬一還是改用人名。



  最後亞瑟還是離開了。午後的暴雨讓人有颶風來襲的錯覺,雨滴打在阿爾伸出去關窗的手上像稜角尖銳的小石頭。亞瑟在這樣的大雨中離開他家,沒帶雨傘,身上也只穿著薄薄一件襯衫和背心,就這麼頭也不回地跑出門。阿爾站在窗邊看亞瑟跑入雨中,在一條街外招了計程車離去。被強風吹進來的雨水打得他隱隱作痛,但直到亞瑟的身影消失之前,阿爾只是讓窗子敞開,任由雨水打濕他的衣服,在地板上積成小小的水灘。
  要阻止亞瑟離開其實很簡單。他比亞瑟高也更強壯,只要他稍用點力亞瑟就不可能那麼輕易地推開他。他放手是因為他看見亞瑟的神情,然後亞瑟就衝了出去,連隨手掛在椅背上的外套都忘了拿。阿爾本來想叫住他,但在開口前他先發出的是連自己都感到驚訝的哽咽聲,他趕緊閉上嘴,不確定自己是希望亞瑟聽到或沒聽到。亞瑟多半沒聽見那細微的一聲,否則他關上門的動作不會那麼決絕。

  搞什麼嘛,想哭的又不是只有你。

  被窗玻璃隔絕的雨聲變得很朦朧,原先震動大地的聲響現在聽來像是電視收訊不良的沙沙聲。阿爾離開窗邊,繞過隨意放在路中央遊戲主機,剛泡好的咖啡跟紅茶在小茶几上散發著熱氣。他想他該拿這壺紅茶怎麼辦。倒掉吧,反正他也不喝。也許他該連櫃子裡新買的茶葉一起丟掉,那一包一包的大吉嶺、錫蘭、尼爾吉里跟其他亞瑟曾經泡給他喝過的紅茶,反正亞瑟大概再也不會來他家了。

  當他在廚房裡問自稱是順路經過絕對不是特地來看他的感冒是否嚴重的亞瑟要不要喝咖啡,換來一句怒吼:「我不要!」的時候,他已經從幾種茶葉中選出大吉嶺了。等待水煮開的期間他跟亞瑟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突然一聲雷響,大雨隨之落下。亞瑟望向窗外,皺著眉頭嘟噥:「不會吧,這種雨勢就算撐傘也一定會淋濕的。」
  「那就留久一點,等雨停再走啊。對了,我從本田那邊拿到新遊戲了,一起玩嘛。」
  「又來了,每次玩遊戲都找我,你是不是沒有朋友啊?」雖然這麼說,亞瑟的臉上卻藏不住高興的笑容。
  「你難道就有朋友?」
  「有……有本田啊。」
  「這點我也一樣啦……」

  阿爾從櫃子裡拿出遊戲主機時,廚房傳出水燒開的尖銳笛聲。他快步走到廚房將水沖入茶壺,連同咖啡壺和杯子放到托盤上,端到客廳去。他想起數百年以前,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每次亞瑟要離開他都會哭著求他留下,儘管亞瑟再三保證很快就會再來看他,阿爾還是一看到他轉身離去就放聲大哭。每一次每一次,亞瑟只要聽到他的哭聲就一定會轉過頭來,帶著難過又溫柔的表情彎下腰來擁抱他。可是最後他還是不得不離開,阿爾只能在淚眼模糊中看著亞瑟高大的身影漸行漸遠。

  他把托盤放到茶几上,抬頭想對亞瑟說些什麼,卻發現他不在原來的位置上。他背對著阿爾站在敞開的窗前,大風將他頭髮吹得紊亂,背心的肩膀部分被雨淋得半濕,阿爾突然有種他孤身一人站在雨中的錯覺,一瞬間忘了自己想說什麼。
  「這雨真煩人啊……害我想到討厭的事。」他的聲音小得淹沒在雨聲中,阿爾不確定他是在跟自己說話或是在自言自語,所以他選擇沉默。
  就算他不說阿爾也知道他想起了什麼事。一直以來都是亞瑟轉身離去,終於有一天換成他對亞瑟宣告自己要離開。開始為獨立而戰前已有不少爭端,兩人都知道按這情勢發展總有一天會開戰,所以他向亞瑟正式宣戰時,亞瑟只是面無表情地看他,點頭的動作很慢很重,說:「你最好知道你在做什麼。」他當然知道。他不惜與亞瑟兵戎相見就是為了自由。然而當他看到亞瑟慘白的手指放在扳機上卻遲遲不扣下,最後槍落在泥中發出鈍重的聲響,亞瑟隨後無力地跪下,流下他從來不曾看過的眼淚,阿爾忍不住自問他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他知道。他為了自由而不惜離開。
  從前離開的是你,現在離開的是我。
  從前哭的是我,現在哭的是你。
  那天的雨毫不留情地打在兩人及兩人背後的軍隊身上,亞瑟跪倒在泥濘中哭得像個孩子。他望著眼前亞瑟因抽泣而不斷顫抖的肩膀,第一次覺得他的身形好瘦小。從前他必須抬頭去看的高大青年現在個頭比他還小,站在窗前仰望雨幕的身影看起來竟顯得單薄。阿爾將手搭在那單薄的肩上,動作和聲音在不自覺間放得很柔:「站進來一點吧,會淋濕的。」
  「……阿爾。」亞瑟轉過頭來望著他笑,眼神和呼喚他名字的聲音滿是寵溺。阿爾很熟悉這種眼神、這種語調、這種笑的方式。那是給天真、單純、用不帶慾念的純真心靈去愛他他也全心全意愛著的,那個很久很久以前的阿爾,小小的阿爾弗雷德。亞瑟眼裡看著的一直只有過去的他。

  他用力抓住亞瑟的肩膀把他扳過來,粗暴地吻他,雨水讓他們的頭臉衣袖濕了一片,他想起那個下雨天他其實想跟他一起跪到泥濘裡緊緊抱住他。對了還有他本來是想告訴他「你討厭咖啡所以我買了茶葉,以後常來玩嘛換我泡給你喝」。沒差,反正一切都將在此結束。阿爾拼命睜著眼試圖抵禦眼底那股燒灼的疼痛,於是他眼睜睜看著亞瑟的表情從震驚、混亂、不解轉為深深的絕望,透明的液體開始在他眼角匯集,準備在頃刻間流下。

  It’s no use even if it clears up.
  即使太陽出來也沒用了。



  <End>
  雖然比較傾向用國名,想一想還是改成人名了。
  我對不起米英!自己也知道這篇實在有待改進,應該要把它放置play一個禮拜再加以修改才能貼出來見人的,結果只放了一天修了一點點,而且還不見得有改得比較好……
  關於這個好像有點相關又不太相關、並非引用經典名句卻偏偏要用英文的題目,它誕生於一場錯誤。上西洋歌劇史時老師給我們看Platée,其中一首詠嘆調”Soleil, fuis de ces lieux”的曲名在我眼前一閃而過,我自以為看到「就算太陽升起也沒用」,關於這篇的構想也隨之產生,回家一查才發現意思根本差很多。然而無法割捨這個題目,只好自己翻成不大優美的英文湊數了。亞瑟,我對不起你,原諒我的破英文。
  2008/12/06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