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山本中心,不如說以山本中心之名,行發散「少女們好萌好萌!」種種妄想之實?
   這是我高三時想寫的企劃,也就是讓山本攻略本作中絕大部分的女角!我知道我很無節操,但是我只是想寫女孩子罷了。後來我放棄了,因為除了小春、髑髏、碧洋琪以外的女角都很難跟山本拉扯在一起,寫京子的時候我避重就輕地順手寫過,但是黑川花就完全想不到梗……不過我的殘稿裡有山本M.M欸(大笑)
   目前裡面只有山髑、山春。京子的沒貼,換上了未發表過的小春的短篇。以後沒主題的短篇也許也會往這裡丟?




    在六道骸一行人在任務中失蹤的第三天,山本在一個風景乏味的鄉下地方找到髑髏,天知道他們是怎麼從義大利南部一路逃到法國的。在樹林裡發現她時,女孩狼狽得滿身是泥,髒污的臉上有兩道淚水畫過的痕跡。他們是黑手黨,習於冷血,習於殘酷,習於傷害他人與被傷害,疼痛無法牽動他們的逐漸退化的淚腺。山本猜得出髑髏的眼淚為誰落下。
   「妳躲得真隱密,讓我找了這麼久。」他彎腰抱起倒臥在樹叢間的髑髏,仔細檢視她的傷口。「怎麼不回來找我?」
   髑髏的話語在空中不著邊際地漂,字與字間的空隙間是連聽者都會感到痛苦的喘氣,看著他的眼神卻仍然帶著慧黠的光點。「哎…等你來找嘛…公主…不都是要等王子來拯救的嗎…」

   讓髑髏在他的中古車後座躺下時,山本發現髑髏在哭,凝在睫毛上的淚水隨著每一次眨眼的動作在半空中畫出弧線。山本沉默著輕吻她的臉,女孩愈加哭得喘不過氣來,背脊劇烈地聳動。
   「骸大人…」髑髏嗚咽著。
   不需要刻意回想,看著髑髏的時候山本不自覺地想起一隻他餵食了兩年的野貓。在某一天突然消失的花貓,屍體出現在陰暗的小巷中,被溼熱的空氣蒸出刺鼻的腐屍味。他聽說為了不讓主人因為自己的死亡感到悲傷,貓會在快死的時候離開主人,尋找一個地方靜靜死去。

   山本覺得髑髏蜷縮在樹叢間的身影像極了那隻野貓。


   


   空蕩蕩的房裡僅有一套桌椅。兩人擠在一張狹小的沙發上,緊挨著彼此,熱戀情侶的模樣。山本說,先來討論一下房子的裝潢吧。妳有什麼看法?
   小春說,我想要在庭院角落佈置一個花圃。不用太大,夠我種幾朵玫瑰就好。
   山本說,好。整個庭院都種滿花花草草也不要緊。雖然他懷疑小春對園藝的了解到何種程度,她的手會是讓萬物回春的綠拇指或是辣手摧花的手呢?
   她說,但是我要一個大廚房,一套乾淨漂亮的廚具。不論多晚我都會等的,你一定要回來吃飯喔。
   他說,好,我盡量。小春的廚藝倒值得讚賞,儘管那是得自碧洋琪的真傳。
   她又說,對了,我想要養隻寵物。你覺得貓或是狗比較好?
   他回答,我喜歡貓多一點,不過如果妳喜歡,妳也可以多養幾隻動物啊,這房子很寬敞。
   也是啊,小春說。而且你沒有太多時間可以陪我。
   對不起。話語中滿懷歉疚。沒辦法一直陪在妳身邊,也許還會為妳帶來危險。
   哎喲,小春早就明白了啦,當初我可是立志要做黑手黨老大的……說到這裡,小春的聲音突兀地停止。斷裂的話語在空氣中劃出一道缺口,他們站在深淵的兩測無語對望。
   過了一會,小春重拾笑靨,然而那笑容宛若被蟲蛀食的玫瑰,原有的美麗被陰霾覆蓋。沒關係的,等孩子出生,又多一個人可以陪我啦!京子也答應過會時常來看我,小春不會感到寂寞的!
   是嗎,他說,嘴角拉扯出寬慰的笑。我們也得好好佈置嬰兒房才行呢。
   嗯嗯,小春已經想好要怎麼佈置囉,也跟京子討教過她的經驗呢!
   妳還懷著孩子,可別太累了。
   嗯。不過,婚期定在六月,不知道肚子會不會很明顯?那樣穿起婚紗就不好看了。小春一直以來都夢想著當六月新娘的……她喃喃自語,低垂的眼裡有夢想的遺跡。
   山本突然從站起,在滿臉堆著疑惑的小春面前單膝跪下。
   武……?
   吶,我一直覺得很對不起妳。妳跟我說妳懷孕的時候,我竟然只是很不浪漫地說了一句『那就結婚吧』。我知道妳一直夢想著當個美麗的新娘。所以,我在這裡正式跟妳求婚。小春,妳願意嫁給我嗎?
   並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然而他還是感到不知所措。小春在他面前哭了。就像在阿綱與京子的婚禮當天晚上那樣,小春捂著臉,發出撕心裂肺的絕望哭聲。





   完稿日期不明。第一篇的設定是骸將死,靠著幻覺活下去的髑髏也活不久了,所以自己躲起來。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