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寫了風太就貼上來。話說我現在在寫的風太……腹黑屬性?





   這是一個,關於風太成為星星王子的那一日的故事。

   下午五點,青年坐在男孩面前聽他背誦代代相傳的行規,比起專注於男孩稚嫩的語音,倒不如說他完全沉浸於自己的思緒中。一個月來的反覆練習足以讓孩子將不到百字的規定倒背如流,然而行規的背誦也僅僅是一種形式,真正遇上突發狀況還是得看個人應變能力。即使對孩子講述千百個實際案例,他也無法使孩子了解成人世界的爾虞我詐,況且他也不希望得到這個結果。自求多福吧,孩子,他想。他凝視窗外一抹紫紅的落日餘暉,決定作最後一次嘗試。
   『呼叫排行星。』沒有回應。
   『呼叫排行星。』寂靜依舊。
   昨日從遠方天際傳來的雜音,在今天終於完全斷訊。他的口中嘆氣,他在心裡哭泣。

   「哥哥。」孩子怯怯地出聲呼喚。「我背錯了?」
   青年回神,正眼望向面前的男孩,輕咳數聲後對他露出笑容:「沒錯,你背得很好,給你糖果當獎品吧。」
   他伸手在口袋中掏摸,卻只摸出幾粒他偷藏起來的維生素。他對男孩尷尬地笑,男孩卻擔心地問:「哥哥,你在吃藥嗎?你生病了?」
   青年搖頭,對男孩的貼心有些感動:「沒什麼,小感冒而已,醫生硬逼我補充一點維生素……」
   「把它藏起來怎麼行呢?哥哥又不是小孩子!」男孩寬慰地笑了。
   每天下午跟男孩的相處令他感到愉快。被排行星所選上的男孩有著同齡孩子遠遠不及的早熟和聰敏,卻又擁有十歳男孩應有的天真無邪,只有在這裡他才能遠離週遭一切腥風血雨。他在與男孩的應答間總會想起離他遙遠的童年,那時的他是否也是如此青澀可愛?
  「課程結束了,你去玩吧。」男孩點頭,卻也只是起身逗弄魚缸中的熱帶魚,這個情景讓他覺得有點不忍心。與男孩同住的只有一位處理男孩生活雜事的女傭,他又禁止男孩擅自到外面的廣場與其他孩子一起玩耍,因為孩子的能力彌足珍貴,他不能冒著讓孩子被綁架的危險。某一日進門時,他看見男孩趴在窗邊凝視著廣場上嘻笑的孩子,雲朵的陰影落在他的臉頰上。他突然感到鼻酸,忍不住想起十幾年前的自己也是趴在同樣的窗邊,也忍受著同樣的寂寞。
   他偶爾會猜想,自己在片刻間摧毀了他原本平凡幸福的生活,那孩子會不會因此憎恨他。他們在日本第一次見面,時間是初春的三月,男孩身邊圍繞著許多朋友。他對男孩微笑,然後他的週遭彷彿捲起颱風,捲在氣流中的櫻花瓣圍成了壁障,他在一片亂紅中漂浮。那時他眼中閃耀的星輝已經很黯淡了,那光芒微弱得像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過來一樣。在一片驚嘆聲中,孩子的表情顯得特別驚訝,也許是以為只有自己有這個能力吧。
   「最喜歡的動物…第一名是熱帶魚嗎?」他用平板的聲音說出排名。
   「第一名是美洲豹,熱帶魚是第二名。」男孩小聲地回答。
   他苦笑了一下,然後風停了,花落了,雙腳又回到地面。
   「是這樣啊。」他說。排行星捨棄了他,他捨棄了排行星,除了這句話,他還能說什麼。

   「今天的課程結束了,以後也不會有其他課程了。」男孩仍在逗弄魚,他對著男孩的背影說。在將男孩安置在小套房中的第二天,他就為男孩買來熱帶魚。『總有一天你會買得起一頭豹,現在就先屈就於第二名吧。』他對因為孤獨而哭泣的男孩說。
   「明天我會替你引薦幾個我信得過的首領,以後如果有必要,你可以尋求他們的保護。」他咳嗽幾聲,繼續傳達給男孩的最後訊息。男孩仍然背對著他,他想,你知道我這幾句話的意思,就是我們不會再見面了嗎?
   「遵守我教給你的所有事項,那是你不可違背的職業道德。知道嗎?」男孩終於轉過身,對他點頭,但是表情卻像是充滿疑惑。他想起幾個禮拜前,孩子問他一個難以回覆的問題:『你為什麼不繼續做你的工作了?』
   『啊,』他無奈地笑。『因為我年紀大了。』
   『可是,你不是說上一代,還是上上一代的排名者做到很老很老才交棒嗎?』孩子不解地追問。
   『沒錯。可是我和大多數的人一樣,失去他一直到九十幾歲還留著的天真善良了…你知道,這使排行星捨棄我們。』孩子對他點頭,那時他的表情就如同此刻般滿臉疑惑。
   「哥哥,我爸爸媽媽什麼時候才來呢?」孩子問。他的回答是重複了一個月的陳腔濫調:「就快了就快了。」
   他沒對孩子說,他們其實不會來了。不就是這句沒說的話,以及過去十年他逐漸學會的機巧,才會讓他失去能力的嗎?

   「這是你的了。」青年離開前,在桌上放下不再屬於他的排名書。
   孩子在門口對他道別。他們將不再別。
   而青年在門外向排行星道別。

   他離開時天色已微暗,人造光芒點燃了夜色。青年盤算著,他應該打電話給誰,將那個孩子,『星星王子』托付給哪些人。從明日起那孩子就要成為一個獨立的生意人,雖然不太可能,還是希望他能一帆風順。
   那個大家族的首領當然是首選。可是…青年咬著唇。他沒辦法直接面對那位首領,也許一見面他就會哭出聲。
   所以當他看見靠在路燈旁的首領時,他的眼中立刻泛出淚光。
   「我……我失去了能力……我什麼都不能為你作了……」他在陰影中哽咽著。
   首領走近他,抓起他的手,說出與十年前如出一轍的溫柔話語:「沒關係的,大家都是你的朋友啊!你消失了一個多月,每個人都很擔心你呢。我們一起回去吧!」
   於是他終於無可遏止地,在水銀燈的光圈中流下眼淚。

   這就是風太成為星星王子的那一日的故事。
   同時,這也是風太和所有的星星王子失去能力的那一日的故事。



   <End>
   2006/12/18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