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品名:大悪司
  製作公司:Alice Soft
  分級:R18


  目前跑完第四輪。為了避免想看攻略心得的人被捏到劇情,我打算把感想跟攻略心得分開寫。說是攻略,其實不會比目前已有的攻略詳盡,我也不打算講基本的遊戲操作(如怎麼捕獲敵人),大多數都在講述個人碰到的問題以及解決之道,讓大家當個參考。不過會看這個Blog的人當中,又有多少人會玩大悪司倒是個問題XD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晴天。法蘭西斯決定在路德維希來接他之前將這幾天的衣服洗淨晾乾。
  按下開始鍵,洗衣機開始運轉。還要等半個多小時。靠在洗衣機旁,他點起一根菸,從陽台往外望,路面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雖然明白那是柏油中的玻璃砂,法蘭西斯還是寧可將之想像為閃爍的寶石。
  對面公寓傳來聲響,他循聲音來處望去,比他所在的三樓低一層樓的陽台,有個年輕女孩站在那裏。她摀著臉哭泣。一個男孩從身後摟住她的肩膀,被女孩揮手斥開。男孩似乎說了些什麼,然後轉身回到屋中,留下在陽台上獨自哭泣的女孩。
  真想安慰她,讓她別哭了。世界的情人法蘭西斯想著。他拿開嘴裡的菸,正要向女孩說話時,女孩停止刻意壓低的哭聲,用手背揩去眼淚,轉身走進屋中。
  按在洗衣機上的手感覺到陣陣震動。


  「東西都買齊了嗎?」路德維希問。他的習慣是在購物前先列一張清單,也曾經希望法蘭西斯能這麼做,但法蘭西斯喜歡更隨性一點、用心情、天氣、機緣等等來決定要買些什麼的購物方式,路德維希也學著容忍與自己不同的做事方法。
  法蘭西斯檢查購物袋,拿出順手買下的小說翻閱,語調上揚:「嗯,沒問題囉……啊,等等。回去前能繞到花店一趟嗎?」
  路德維希點頭,發動車子。正當他將車子開出停車格時,突然轉頭對法蘭西斯說:「車子行進中不要看書!」
  「是是是。」他難得從善如流。


  路德維希盯著手中的文件,眉間的皺紋逐漸加深。法蘭西斯拿著兩杯咖啡從廚房裡走出來,沒問路德維希在處理什麼工作,但光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件事很棘手。
  他走到路德維希身後,不厭其煩地叫喚:「路德?路德?路--德--?」
  被叫喚的人一臉凶惡地轉過頭,法蘭西斯低頭親了上去。
  「……別太鑽牛角尖囉。蛋糕烤好了,休息一下吧?」
  他看見路德維希點頭。法蘭西斯知道什麼時候該讓路德維希安靜思考,什麼時候該讓路德維希停下來休息。


  收起曬乾的衣服時,法蘭西斯不經意地想起今晨哭泣的少女,隨口對在一旁幫忙的路德維希說:「今天早上住在對面二樓的情侶好像吵架了。不知道和好了沒?」
  「是嗎?」路德維希似乎不太感興趣,但他還是稍微彎下腰,看向對面的二樓陽台。法蘭西斯並非預謀,但看見路德維希彎身,他忍不住靠過去在他耳際親吻。
  路德維希的耳根都紅了。
  「你你你你是故意的!」他摀著耳朵大叫,近乎語無倫次。
  「哥哥一開始不是那個用意啦……」不過親也親了,法蘭西斯沒打算辯解,只說:「今天早上真的有情侶在吵架啊。」
  

  隔天早上他在信箱裡找到一封短箋。
  「親愛的法蘭西斯,我想我們在路口見過彼此幾次。我並不真的認識您,但謝謝您的玫瑰。我想我會打起精神,不是現在,也許明天或後天吧,但我會的。」
  法蘭西斯把短箋夾在書裡當書籤。哪怕日後女孩長大老去過世,他展書閱讀看到這短箋時,儘管他想不起少女的容顏,還是會溫柔一笑,然後翻過下一頁。

 

 

  2010/07/11

  抱歉我也不知道這篇的重點是什麼。我發現我對貴族以外的配對其實很雜食,跟貴族相關的反而越來越挑食。該說是壞現象嗎,最需要滿足的那個部分卻因為挑食而越來越無法滿足了。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爾弗雷德的第一次離家出走是在十七歲。儘管他只是到兩條街外的法蘭西斯家中住一晚,說成離家出走也許有些誇大,但於阿爾弗雷德之後的人生來說,這是展開對亞瑟長年反抗前的演練。

  他按了門鈴,告訴前來應門的法蘭西斯說「我離家出走」。法蘭西斯挑起眉,但也沒有多問,只吩咐阿爾進來時順手把門帶上。

  晚餐很家常,不特別豐盛,但美味得無可挑剔。馬修不在家,這頓飯只有他們兩人一起吃,中途法蘭西斯起身接電話,阿爾弗雷德沒特別注意談話內容,但他知道電話另一頭的是亞瑟。

  「我去了好幾個人家裡。只有你沒跟我說,亞瑟很愛我,他都是為我好。」喝著法蘭西斯端出的餐後酒,阿爾弗雷德說。

  法蘭西斯兩手一攤:「只要你不是因為覺得亞瑟不夠愛你而離家出走就好,我何必說這些廢話?是或不是,最明白的應該是你。」

  阿爾弗雷德心想,對極了。

  「亞瑟對你的教育方式是有點問題。你有你自己的想法,但亞瑟不明白。哎,這不是挺好的嗎,這個年紀的孩子就該這樣,離家出走啦徹夜不歸啦,像馬修那樣乖的孩子才少見。」法蘭西斯又補上一句,不過那也是因為哥哥我教育成功啦。

  「亞瑟從來都不懂,他還以為我能成為他理想中的那樣,但那不可能,我只會成為阿爾弗雷德。」

  飲盡杯中殘酒,法蘭西斯正色說:「不過,阿爾,哥哥我是局外人,所以可以說得這麼輕鬆。亞瑟不一樣。只有面對你時,他的判斷力會失準。」這也是阿爾非常清楚的事情之一。

  法蘭西斯起身收拾餐桌時,阿爾坐在原位沒有站起。「……小時候啊,亞瑟常跟我說『千萬不能成為紅酒鬍子那樣的大人』。」阿爾托腮把玩手中的酒杯,沒看法蘭西斯。「雖然我也不打算成為裸奔變態啦……但如果能成為你這樣的人,好像也挺不錯的。」

  「因為哥哥不在意讓未成年的你喝酒?」法蘭西斯故作聽不懂這個曲折的道謝,但最後還是向他眨眨眼,送去一個飛吻。

 

  當晚他睡馬修的房間。雖然法蘭西斯說「馬修去參加營隊,過幾天才會回來,在那之前你都可以待在這裡」,但阿爾想他或許明天就會回家去。不像一般男生進到朋友房間就想到處翻找朋友藏起來的色情刊物,難得馬修不在身邊妨礙他探險,阿爾卻無意尋寶,一來馬修的口味他清楚得很,二來他沒有那個心情。馬修房裡的擺設很尋常,跟阿爾的房間相像,滿是青少年的氣息,只是整齊得多。他關上燈,鑽進棉被裡,仰望天花板時赫然見到點綴似的散布在各處的幾點星辰。全是螢光的星形壁貼。

  亞瑟也給過他一片星空。那時阿爾弗雷德還小,能做的只有幫忙支撐梯子,讓亞瑟站在那上面,在他指定的位置貼上壁貼。他抬頭看著星空逐漸成形,心裡很滿足。當晚他把房間的燈又開又關,天花板上的星星也隨之一明一滅,閃爍著螢光。

  後來螢光劑慢慢退了,星光日漸黯淡。阿爾十六歲生日時亞瑟沒辦法回家。阿爾已經長得比亞瑟高幾公分,他站在房間中央,把手伸向星星,但即便他踮起腳尖,也不可能摸得到天花板,指尖跟星星之間還有好長一段距離。那時候星星早已不會亮了。再後來,失去黏性的壁貼一個接著一個地掉下來。

 

  距離第一次離家出走兩年後,阿爾弗雷德正式離開家。無視於站在門外瞪視他的亞瑟,他拎起背包,暗自想著亞瑟會哭,還是會痛揍他一頓,一邊走向門口。亞瑟沒哭也沒揍他,雖然這兩件事即將發生的跡象在他臉上並存,但他只是站在門外,一動也不動。阿爾走向房門口,離亞瑟只有幾步之遙,突然有個東西砸到肩膀,然後掉到地上。阿爾蹲下身,將落在地上的東西拾起,再抬頭看向天花板。原來這是天上最後一顆星星。

 

 

 

  不是賀文,本來只是想寫「成為你這樣的大人也不錯」,不過我也不打算另外寫賀文啦(喂)。因為是架空,想說加入一些更有生活感的描寫,就想起了之前鶴的噗討論過壁貼。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