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像有篇独墺的靈感了!可是有些小地方讓我有點猶豫該怎麼辦。先想到的是最後一段,因為場景是借自以蕭爾小姐為名的那部電影,本來只想當日記短文,但跟之前寫的那句「路德維希抓住他的下顎將他的臉扳過來面對他。隔著皮革手套感覺不到溫度,力道大得生疼,然而他卻覺得很愉快,嘴角甚至忍不住露出微笑,只有回答的聲音依舊平靜:『那麼,就照您說的辦吧。』」合在一起好像可以延伸出一個幾千字左右的文章,可是從歌劇裡借一兩句話好像還不要緊,借一個場景就……當然轟炸的場景在講那個時代的電影肯定都會有啦,可是還是會有點疑慮。

  還有一些其他的問題啦,比如說這篇的路德是有點S(好像也不算S啦),還有走向是独→←墺,我在想這些是不是必要的設定?這些都會增加貴族的辛苦程度,也徒增我的痛苦;昨天在思考發展成完整的文的可能性時,口裡不經意哼出了Radiohead的〈Nice Dream〉,乾脆拿iPod出來聽,聽著聽著想著想著……眼淚就掉下來了。由此可見我已經喜歡貴族到笨蛋的程度了。可是最後一段應該要具備「路德有點S」跟「独→←墺」這兩個條件才能有力量。腦中的畫面很美,只是不知道我寫不寫得出來?

  我需要讀一些史料還有很多很多當代小說!有講吃什麼看什麼怎麼打點服裝儀容上哪剪頭髮的當代小說!好煩哪,想趕在生日那天寫出來當自己的賀文(其實好像也可以當修的賀文欸,雙料賀文?),不過這些資料我看是不太可能在那天前找到,八成趕不及吧。貴族筆記本!雖然註明了沒有加成作用,還是賜給我力量吧!

 

  看到某張墺瑞圖的瞬間,我不小心將它錯認為墺列支,而且在發現自己搞錯以後還是覺得墺列支有萌XD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r 26 Thu 2009 23:32
  • 翻譯

  今天的代課老師實在有點那個,讓我覺得早上的課有點浪費時間,除了看到法叔家跟路德家上司同床共枕的諷刺漫畫以外XD忍不住就在心裡代換了。

  可惜啊,如果是原本的老師來上一定可以吸收到更多的。

 

  最近一直在挑選想翻譯的漫畫跟小說。漫畫最難翻的地方我覺得是擬聲跟擬態語,好幾篇想翻的都因此放棄了;小說當然是想翻wawaさん的,但是要翻小說就更難了,對中文能力真是一大考驗,這一位寫的東西又不是很好翻。我想翻的其中一篇已經被刪掉了,那篇對我來說很能表現出貴族為了權力會不擇手段的那一面,當然即使是這一面我也喜歡。也許先挑みさん的幾篇短文翻來當練習?小說真的好難翻哪。

  貴族相關的小說裡「国境の南」的〈奪われてゆきます〉也很讓我觸動,但應該不會翻吧。會想翻譯是為了推廣或是讓不懂日文的独墺支持者接觸到這些作品,〈奪われてゆきます〉卻是會讓愛貴族的人很傷心的一篇小說。身上的大衣在一個世紀以前還是最流行的款式,現在只能說是過時;沒錢請調音師所以任由鋼琴蒙塵;身為國家的存在再也不像從前一樣受國民景仰;什麼都沒帶,只帶著樂譜想要走到哪裡去,卻終究沒去成。「只要擁有音樂就夠了,所以行李箱裡必要的東西一個都沒有。可是,那樣的話,是哪裡也去不了的。」他望著灑落海面的一線日光面無表情地說。時間的變化無比殘酷。
  這篇是第一篇讓我哭的貴族相關文,對我而言唯一值得慶幸的是ヨスガさん選擇路德作為旁觀者,陪伴貴族來到海邊見證了這一切(這篇是独+墺)。如果哪邊有像這個站一樣並非以貴族為主但有好的独+墺創作也希望各位告訴我喲!不然很容易忽略掉。

  今天Gavi-B又進不去了,這次會持續多久呢……

 

  腦袋裡只有零碎片段,卻讓我確定那篇我就算寫得出來也肯定不會有独伊,神伊也不會是主軸,目前腦裡篇幅最多的還是貴族,還有個女裝哥哥跑來參一腳。看了動畫對哥哥的女裝非常有怨念,就算只是一筆帶過我也想讓哥哥穿女裝。

 

  Déjeuner du matin by Jacques Prévert。很美的法文詩,附有朗讀。我最推薦第一種版本,語調、音量變化和斷句都讓這首詩顯得無限哀愁。這首詩太美了,精簡又美麗,我想再利用都沒得用起,再怎麼用都只是拙劣的模仿罷了。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水終於燒開了。白煙和尖銳的笛聲從壺嘴竄出,開關一扭又歸於寂靜。

  他怕女孩燙到,搶先伸手提起茶壺,將滾水注入壺中。茶具是大哥送的禮物,茶是女孩帶來的茶葉。來訪的女孩說,「今年的春茶特別好」,一進家門就把一罐茶葉塞到他手中。

  「你跟大哥處得比我久。」女孩說,把玩眼前的空茶杯。「告訴我,你覺得大哥是怎麼樣的人?」

  「以前他是個……充滿威嚴的君王,慈愛的兄長。」他思考了片刻,又說:「這點,曾經向他稱臣的……本田比我更明白。」妳為何不問他?他的眼神在問。

  如同你說到他名字的那一瞬的遲疑,我跟他多少也有些無法輕易碰觸的話題。女孩用微笑回答,目光隨即又落到眼前的茶杯。「是嗎。我對他知道得太少。」

  「妳後悔嗎?」他忍不住問。

  「你想聽答案嗎?」女孩反問,微笑嫣然卻堅定。於是他搖頭。

  女孩拿起茶壺,澄黃的茶水注入兩只茶杯,漣漪從杯底晃晃蕩蕩到將近杯口處停止。她把其中一杯推到他面前。

  「很好喝。」女孩聽他這麼說便笑了起來,頭上的花飾也隨之微顫。「你喜歡就好,改天再多帶一些給你。」

  他記得那花飾被女孩以「不合時宜」為由擱置了十幾或是幾十年,直到最近復古風興起才重回女孩鬢邊。女孩捧著茶杯,輕聲唱起他聽不懂的小調,但是他覺得十分動聽。杯裡又泛起淺淺漣漪。

 


 

  姑且算是香灣?其實我也不曉得香灣是什麼樣子,看太少了。我的設定裡的其中一種是,nini很晚才注意到小灣的存在,所以兩人直到在戰爭結束前只見過一次,花飾是nini賞賜的。我一直想讓小灣唱〈思想起〉耶,為什麼啊?因為〈月琴〉是我的童年回憶?因為「思啊思想起」寫起來的感覺很美?不過我沒有特別設定小灣在這裡唱的是什麼歌。

  也許不太有關係,但我發現我真的是個沒受過苦、幸福到無法理解省籍會造成什麼樣的疼痛的孩子。我知道啦,我不是客觀,只是什麼都不懂。

 

  一直偷窺其他人的網誌,但是不敢冒然留言,都是用代號留了話就跑……可是我多想在那位姑娘那留言說「我也捨不得啊!」就是沒那個膽,怕人家會覺得「你哪位啊」。

  捨不得,我真的捨不得貴族那麼用力那麼義無反顧地去愛路德,更遑論得不到回報。不是說我不喜歡路德喔,我非常愛他,他是我心中的第二名呢;可是為什麼我看過的許多独墺甚至我自己的設定裡,貴族都愛得那麼強烈又那麼壓抑到讓我心痛的地步呢。所以才會說我的独墺是独→→→←←←←←←墺這樣。所以捨不得,或者說會盡量少用墺→独伊的設定,雖然失戀梗很好發揮,我自己算喜歡寫,也有人喜歡看XD

  為這些事情傷神的我是不是腦袋壞掉了?

 

  覺得有雷的人很辛苦。雖然修說我是無節操,不過我寧可說我是無雷喲~畢竟還是有會萌跟萌不起來的差別,只是不會看到某些配對就頭痛之類的,雖然某些言論會讓我看得心頭火起,但這就是人而不是配對的問題了。我會雷家教的某個配對就是因為我真的覺得不少那個配對的支持眾很不自重,對配對本身倒沒什麼意見,甚至可以說是喜歡吧。嗯,可以理解但無法體會有雷的人是什麼心情,不過我很認同「否定一個配對對那個配對的支持者很傷」。只是網誌雖然是公開的,畢竟還是一個比較私人的空間,我認為在自己的網誌上表達雷什麼配對並無不妥(看的人是會傷心啦,不過那本來就是屬於作者個人的空間),當然如果能用委婉的語氣去說會更好。唔,不過有雷真的很辛苦,我也是慢慢學著讓自己無雷的啦,不然每踩一次地雷就要痛一次太痛苦了。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感覺好像沒做什麼事但還是讓我累得半死的之夜終於結束了。日本舞美得太過分了!害我有點後悔沒去跳。最後用的那首歌到底是什麼呢,原來它不在mylist裡,但是我肯定聽過。看見系上正妹全出動的盛況不知為何讓我好自豪XD

 

  我無論寫誰都是安靜憂鬱,寫小義好像也安靜憂鬱了怎麼辦!然後無可避免地又要讀歷史了。我還是脫離不了歷史梗。說起來讀當代小說真的會起很大的用處,可是有時候會不知道該讀哪些。

 

  明天早上我不想上課…我想留在家裡看球賽…留言盡量在明天回。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在找Salvator Rosa的資料,由於想不起來他的名字只記得他同情某場反抗異族統治的革命,所以就在估狗輸入兩個國家的名來搜尋,結果第一個出現的就是腐向的MAD……這不太妙吧。話說我也沒有避檢索避得很徹底,原則上背景設定我不會刻意避檢索,就算有不知道APH的人搜尋那些名詞來到這裡,應該會單純把他們視為生活在那個時代的普通人吧(我是這麼希望的)。個人興趣就更不用避檢索了吧。

 

  最近想挑戰一下神伊,還沒有個完整構想,寫不寫得出來還不知道,如果可以裡面想讓小義對伊莉莎白大姐或列支妹妹唱Voi che sapete。這是費加洛婚禮中由女中音反串的男童僕Cherubino唱的求愛歌,從各方面來說都很適合小義,唯一的問題就是時代,雖然這並不是個大問題。如果對列支妹妹唱的話以後會不會因為這筆帳被瓦修狙擊啊XD

 

  莫札特的音樂真的很棒呢。我完全不是什麼文藝的人,至少在古典音樂的領域我是嬰兒的程度,不過聽莫札特選集時還是能感覺到他驚人的天才,G小調那兩首交響曲更是直擊我心。每次聽Sull'Aria都會想到《The Shawshank Redemption》(譯名太那個了不予採用),這部真的太經典了好想重看一遍、不對是買回來收藏。我又突然想看很多電影了。話說我好想看《守護者(Watchman)》啊。看論壇的懷舊串讓我想起我小時候還滿喜歡美式英雄的,甚至求我爸帶我去看被蝙蝠俠飯視為災難的《蝙蝠俠4》。天哪我好想看電影。

 

  下禮拜就是之夜了。希望整場都很順利!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怎、怎麼辦呢,以下的片段很短,又是我大概不會用的設定,可是內容總覺得有點不妙……嗯,雖然毫無新意而且一點都不S(以我的能力寫不出什麼很超過的東西啦),不過還是收在深閱後吧。

  跟之前稍微寫過一點的S德不一樣,這裡的路德與其說是ドS,不如說是有那方面的癖好但是是個普通人(有差嗎)。其實……我很喜歡S的路德!之所以不用這個設定是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寫。之前試著翻譯一篇路德是ドS的独仏独小說不過翻譯真的很難呢。如果哪個站有很棒的S德相關創作(對象是菲利跟阿普以外的人)請推薦給我吧。另外這篇裡東西兄弟的感情好像不太好。

 

  最近都沒有長篇的構想,實在很傷腦筋。有點想要挑戰自己來開放點文之類的,不過這種事我以前好像有做過,而且我並沒有達成。我最好不要幹這種蠢事吧。

 

  前幾天稍微讀了一下《鱷魚手記》,發現我無法變得理解那些人物的情感了,不時讓我有「你們在做什麼呀」的感覺。是因為我已經脫離那種精神上不穩定而狂暴的時期了嗎?昨天也跟學長聊到「社會化程度變深後寫小說陷入了瓶頸」。我不疼痛、不憎恨社會就無法寫小說了嗎?那真是太悲哀了。一直以來我都不是個很好的storyteller,我運用文字的能力的確隨時間和經歷而緩慢增長,卻依然沒辦法說出一個好的故事。寫同人時薄弱的劇情可以用情感去彌補,或者該說我的小說主軸一直都是情感,可是寫純文學的時候呢?我的疼痛變得輕微,思想變得柔軟,寂寞變得稀薄,與眾人間的區隔從一堵厚實的牆變成無法穿越但至少可以看見外界的薄膜。那麼我還想跟世界傳達什麼呢?我還想寫怎麼樣的小說呢?我還想敘述怎麼樣的情感呢?這條路我該怎麼走下去呢?我能夠找到答案嗎?我不知道。

  不過我看《蒙馬特遺書》好像就比較沒有這種問題?雖然想把這兩本重讀一次,最近又借了四本書,其中一本是頗厚的聊齋,真要重讀不知道是哪一天的事了。

 

  希望能在今天把拖延已久的事情做完,比如說寫了好久還沒寫好的留言……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路德坐在他面前,把臉埋進手中,不發一語。而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伊莉莎白在廚房裡泡茶,她怎麼去那麼久?剛買的那本書又寫得亂七八糟,完全沒有參考價值。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路德總是梳理整齊的瀏海在一連串的混亂中散落在額前。當羅德里希注意到時自己的手已經放到他的額上,路德終於抬起頭來,臉上帶有訝異的神色。

  撩起散落的金色髮絲,有一瞬間羅德里希以為自己會將乾燥的嘴唇貼上去,但是他沒有。他只是讓手指順著額頭的弧度探入髮間,像個哥哥,像基爾伯特常對他做的那樣,揉亂他的頭髮,摸摸他的頭。羅德里希不太習慣像這樣的碰觸,但他還是輕輕地撫摸他的腦袋,像他的親人一樣。

  「再重來一次吧,這次一定會成功的。您跟菲利之間有非常緊密的連繫,無論誰都無法切斷,無論什麼都不能改變的連繫。所以不用擔心。」羅德里希說。疼痛在話語說出口的同時從乾澀的唇開始蔓延。

 

 

 

  其實這是一個系列,主題是「設定不同」或「不會用的設定」?以後這兩類會直接放出來,不勞煩大家點進深閱裡看了。也許還要加上一個「大概不會完稿」。雖然我不擅長短篇(以前幾篇的情況看來我最能掌握的長度在兩千到五千字之間),基於以上原因這類短篇也許會常出現。

  這個設定我真的不能用啦,不然貴族肯定失戀。

  有人可以告訴我今天的人氣是怎麼回事嗎?這比我發新文的時候都還高啊!也不是經搜尋來到這裡的呀……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要保留天皇制……是的,就算您的上司決定繼續投彈也一樣。我明白,沒錯,我很清楚我的立場,但是這點我絕對不能讓步。對……阿爾弗雷德先生,請讓我跟您親自談。

  女孩抱著水盆和繃帶在門外佇立許久,待菊講完電話後過了好半晌才悄聲進門。空氣在沒有月亮的夜裡凝滯,蟬鳴響得叫人心煩。

  要走了?女孩讓語氣盡可能冷淡,臉上菊看不到的表情卻背叛她刻意作出的冰冷。她換下菊身上的繃帶,每個動作都讓她咬著牙,不時用手背揩揩眼角,把頰邊的髮絲撥到耳後,再繼續除去繃帶、清洗、換上新繃帶的工作。被兩次爆炸毀壞的菊卻顯得毫無知覺。

  對。菊簡短回了一句。

  再見了,或者我不會原諒你。女孩不知道她該用哪一句當成告別的話語。

  月色……真美。最後她看向烏雲滿布的天空這麼說。

  是嗎。菊也轉向窗口,即使繃帶之下只有承載黑夜的空洞。

  這是兩人之間交換的最後話語。

 


 

  跟〈黑色的雨〉基本上沒有關係,跟我對這兩人關係的設定也有點不一樣。此外這次的確是菊灣。請看以下資料。

  「由於日本人的國民性以及時代背景(明治時期),二葉亭氏在翻譯小說《愛絲雅》的時候,翻譯到男女雙方互訴愛意的橋段,男方的台詞可以直接翻譯成『我愛妳』,但是女性不能將『愛』任意說出口,於是將I love you.翻譯成『我死而無憾了』。漱石則將英國小說中的I love you.翻譯成『月色真美啊』。」

  這個資料滿久之前就看到了,今天在別人的版上看到推文「菊治時期台灣出版的時髦雜誌有教女性在約會的時候說『月色真好』」,我的心躍動了一下!

  順便講一下好了。前陣子有講到「希望本家不要有灣娘喜歡菊的設定」,並不是我不喜歡菊灣,或是不喜歡現實中的菊家,當時想的是「希望灣娘對菊的感情不會設定成崇拜式的喜歡」,如果有造成誤會很抱歉……但是就算魔王是這麼設定的我也會接受,或者找個自己能理解的方式去詮釋這份情感,畢竟我喜歡的是這部作品裡的人物啊。而小灣,她雖然與這塊土地生死與共,卻也有她獨立的人格和情感,我實在沒必要強求她的個性跟我們的情感是連動的,否則不就重蹈勇家的覆轍了嗎。嗯……反省反省。

 

  因為匯率太高而放棄了春comi,結果我又後悔了。有幾本独墺跟仏英都好想要喔。為什麼我老是在做同樣的事?

 

  最近都沒梗……

 

  我跟人熟起來要花費的時間大約在一年到兩年半之間,相當久,一直到最近才達到跟系上同學相處時不會很尷尬的程度。就某種程度而言我在溝通上面很有障礙。但是我不是個冷淡,我只是害羞,極度害羞……請讓我再努力一下!

 

  留言請再等我一下--!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Mar 08 Sun 2009 23:51
  • 雜記

  只排了今天半天班就累得要命,腰很酸喉嚨也很痛,早知道禮拜六也應該去幫忙的,真是辛苦大家了;而且禮拜六也幫忙的話我才能讓浴衣多出場一次XD可惜了那套美麗的浴衣,天曉得下次穿是什麼時候。講解講得亂七八糟的,那些聽我講解的小高中生真的會因為這樣的介紹興起一絲一毫想進日文系的念頭嗎?我實在很懷疑。不過今天忙得很快樂喲,要是有派上點用場就好了。

  下午去吃古典玫瑰園就更歡樂了!實際吃到憧憬已久的下午茶就覺得其實很普通,奇妙的是分量看起來還好,我吃完卻飽得很莫名,我的食量又變小了嗎……無論如何,只要跟你們出去就一定會覺得很愉快,有你們真是太好了!晚上回家跟我媽說了我去吃古典玫瑰園,意外地沒有表示任何不滿,我猜原因在於她不知道我吃的是三層的下午茶。

  此外,前幾天清理房間時整理出三袋想處理掉的同人本,家教就占了一袋,這可怕的數量讓我開始反省我的濫買……

 

  上禮拜發生了一件讓我情緒低落的事,目前算是解決了吧?本來想在整理思緒過後將想法寫出來,可是越整理越亂,那件事情本身算是想清楚了,延伸出去的問題卻是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很矛盾,再加上其他的問題,越想就越覺得自己實在是個很糟糕的人,這幾天情緒有些低落。並不是真的心情不好,只是怎麼思考也想不出一個自己能接受的答案。讓我再想個幾天吧。

  拍賣上貴族相關的本子不時出現,卻一次比一次難標,近來這三次我都競標失敗。我該把這當成表示貴族很受歡迎的現象之一樂觀其成嗎?另外《Edelmusik》寄到了,雖然價錢有點貴,可是買到這本真的好高興,大部分的篇章都非常喜歡,看得好幸福呀!

  想寫寫看這兩組人物的互動:大姊跟阿德、大姊跟成年小義。雖然也想寫神羅伊或独伊可是跟我的配對會衝突……基本上我把神羅伊跟独伊當同一對來看,除了神羅跟阿德之間的繼承關係以外,總是希望神羅能得到幸福,就這麼死去就太悲傷了。一直以來都是換個配對就換個世界,就算本命是山雲跟山碧也可以並行,可是我不太想拆独墺……好想出貴族中心本……

  對了,雖然應該沒人在等,還是姑且講一下吧:家教的文章大概不會再出現了,雖然我希望至少寫到婚禮那一篇。這麼結束實在非我所願,但是以目前滿腦都是APH的情況來說,不太可能分心去寫家教。也許是該正式道別的時候了吧。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