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喜歡的作者的留言真的讓人很開心,尤其那兩位是我提到時忍不住會想用敬稱來稱呼的那種程度,簡直想稱作神的存在啊!天哪,昨天看到留言後有大半天處於飄飄然的狀態(好驚悚,剛剛我打處於新注音竟然給我一個楚瑜)。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很崇拜那兩位嘛。被喜歡貴族的人跟喜歡法叔的人稱讚這兩個人物寫得好,然後又是那麼崇拜的作者……我並不覺得死而無憾喔,我覺得還好我沒去死,幸好我還活著!也許明天又要哀嘆我幹麼不去死了,然而只要這一瞬間也好,一生中能有幾次這種感受實在很難得。

 

  〈落幕〉裡面很多句子都是借來的。「傷風敗俗」是時人對芭蕾的評價,當初一聽到這句話腦中就浮現貴族跟法叔的臉。「字寫得很好看」借自倪匡,忘記書名是什麼了。國中時看了一大堆倪匡和阿嘉莎的書呢。「嚴苛的美人」、「你的冷淡比什麼都能誘惑我」和「生來為了命令而非服從」各自從不同的歌劇借來,前兩句不記得了,最後一句來自莫札特的某齣歌劇。學校圖書館館藏的歌劇不能借回家真的很麻煩。

  資料查了不少,真正有派上一點用場的也許是前陣子當成閒書在看的《明天是舞會》和《安娜˙卡列尼娜》,被說「有把時代感表現出來」應該要歸功於這兩者。鴉片跟嗎啡是安娜服用的安眠藥,所以也加進故事裡。

  列支妹妹能被喜歡我也很高興。開始思考她的個性是在揆提及她跟貴族的連結之後,從本家的人物介紹和wawaさん(一直提到,我到底是有多喜歡她啊)的小說得來的印象,寫出了這樣的列支。老實說我就是喜歡安靜聰明有禮又有分寸的大小姐啦。按照這個想法重新看一次漫畫,擅自剪了頭髮以及表示樂意跟貴族共進午餐的列支妹妹果然是個會明確表達自己意見的孩子呢。

 

  實際上我自己現在還無法評斷這篇文是好還是不好,大概要等一段時間再來看才能看得出來,可是在貼出來之前我真的很困惑,「這種文真的有人要看嗎?看完後真的能得到什麼感動嗎?」然而我也能問心無愧地說這的確是我想寫的。寫了想寫的東西又能得到認同,我會努力讓這種對我來說無可取代的幸福持續下去。

 

  最後,要適當的留白,並且永遠不要低估讀者的理解能力。我必須學會這一點才行。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點長的前言囧

 

  基本上沒配對,只有一點點的仏墺跟一點點點的→神ロ?後者可以不用當配對看,寫的時候並沒有特別想配對或是什麼。之所以把這三個人放在一起是受wawaさん的小說的影響。列支妹妹的個性腦補開很大--也許不算腦補?是按照本家的人物介紹來寫的:「しっかり者のお嬢さん。かなり賢い。奥ゆかしく大人しい性格だが、自分の意見ははっきり述べる方。(堅毅的大小姐。相當聰明靈敏。性格高雅又乖巧,不過會明確說出自己的意見。)」此時她還沒成為瓦修的妹妹,原先是神羅的一員,此時雖然獨立了也只是一介小國,我想這是小國的生存方式。喜歡可愛東西的那一面在遇到哥哥後才能表露出來吧?

 

  確定要看的人請先讀一下背景設定:時間是1847年,保守主義的代表奧國首相梅特涅的影響力式微,隔年革命的火種在歐洲大陸燃燒。這個時代的女性穿著雖然在上半身有相當大膽的裸露,下半身依舊包得很緊,因此下半身唯一會露出來的鞋子就成了男人欲望的對象。關於芭蕾舞裙,在十八世紀就有人把它裁短了,但浪漫芭蕾的吊鐘式的白紗裙是十九世紀才有的。這篇裡三人觀看的芭蕾舞劇設定為《吉賽兒》,雖然一點都不重要。

 

  想看的各位請往下,看完也許會想問我「所以你到底想講什麼啊」也不一定。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現在還是只有18學分好討厭!不過校園裡的花都慢慢開了,白色跟粉白的這兩種一整叢地開起來很好看。這個時候就會很喜歡學校。

 

  一直在檢討,我寫的貴族是不是腦補太大了?別人看起來是不是覺得「這不是貴族」呢?現在在寫的文也是讓我一直想,我為什麼要寫這個?寫這種東西是要給誰看?可是仔細思考,我寫的貴族是不是我認定的他的眾多面貌之一?是。我是不是寫了我想寫的東西?是。那麼還有什麼問題?有很多很多問題,不過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至少在這一點上毫無問題。雖然偶爾還是會覺得沮喪啦……

  此時又更覺得前幾篇是主題選對了,尤其是那篇露中。當然我也是有在進步的喔,一點點啦,好歹這幾年都斷斷續續地寫過來了。

 

  很早以前就看了不過現在才講,那個聖戰的MAD啊,並沒有讓我的普墺覺醒,但是有讓我感受到「阿普好帥!」還有我有多喜歡SH。相較於其他げるまん家族與其他相關人員,我微妙地對阿普比較沒感覺,不過看聖戰MAD時我真的覺得阿普帥到,實在很厲害。至於SH,雖然二期我也很喜歡,可是我真的好懷念有A孃的一期,最喜歡Chronicle 2nd,尤其是聖戰四部曲,認識他們以來有好長好長的一段日子一直反覆聆聽每一張專輯,到了一種就算說SH是我的一部分也不會覺得心虛的地步。無論是什麼時候的SH我都很喜歡,只是時常會覺得好可惜啊。

 

  昨天還在nico上看了本家未公開畫作的總集,看到了很多東西呀!看到法叔說貴族鬼畜的時候我整個人從椅子上跳起來然後狂笑(神經)。果然這群人都是S!真的好想寫把子分踩在腳下把小義綁在樹上的貴族啊。不過我的貴族絕對是在右側,只有精神上才有可能在左側。還有法叔告訴小義神羅已經不在了……也看到了灣娘,但讓我對本家對她的設定感到有點不安。希望不會有迷戀菊的設定。

 

  前幾天跟朋友聊到出本的事情,差點失心瘋,還認真考慮了一下要不要出;不過那個最好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就算賠本也想出的那段日子已經過去了。是我放任它過去的。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邊寫小說邊逛日站(這樣真的能寫小說嗎),結果……露日覺醒!米英二次覺醒!

  一直以來沒有特別喜歡日受,因為那些偶然看到的英日米日裡的菊都很少女,臉紅嬌羞哭得梨花帶淚,讓我為之卻步;但是露日裡的菊對露樣用禮貌的口吻說著冷淡又毫不客氣的話語,當場看得我心花怒放,好喜歡這樣的菊!菊的聲線在Drama vol.2裡變成低音時,一開始雖然很不習慣,聽久了就覺得這樣的聲音很棒,動畫裡那句「善処します。また今度。考えます。答えは全部イイエです。」再搭配上笑容,那一段我重複看了好幾次啊!不過覺醒歸覺醒,會不會寫是另一回事(逃)

  米英與其說是二次覺醒,不如說是關於阿爾的覺醒?老實說我米英看得不多,大概是因為同人站太多了,反而不知從何找起吧?著重描寫阿爾的站一定很多,但是由於我很少看的關係,突然看到黑阿爾讓我心跳加速!看來我還真是無黑不歡呢……嗯,其實是我很喜歡看到每個人不同的一面,尤其他們的身分並不單純是個「人」,不管是菊是阿爾或是我心愛的貴族都有這一面呢。

 

  雖然遲到了很久還是吶喊一下吧,貴族好棒(動畫)!真想寫寫看那時期的貴族啊!魔王更新的漫畫好棒!關心菊的健康的阿德、阿普去找小義求救、還有那萌到爆炸的「兄貴」跟「兄さん」!先不要管腐的方面,我很喜歡這一類眾人的互動,朋友關係跟兄弟關係什麼的。我幾乎不看純BL小說就是這個原因。當初我的第一本BL肯定把我炸得體無完膚吧(雖然我忘了我的第一本是什麼),那本小說裡只有戀情沒有友情,就算主角有朋友也一定是對主角抱懷戀愛情感,可是人跟人是有各種聯繫的,並不是只有戀愛關係。我還滿喜歡《瑪莉亞的凝望》,但是最大的不滿就是佑巳和同屆兩位跟花蕾的關係都寫得很像戀愛情感,這點太不真實了,讓我很想吐槽。

  另外,我到現在還不清楚我到底萌不萌東西兄弟,畫面上很萌但是看小說好像沒什麼感覺。所以我是比較喜歡單純的兄弟關係?

 

  奈須樣的貴族抱枕真棒啊,以前總是搞不懂買抱枕的人的理由,現在我懂了。實體化!實體化!(敲碗)總是被奈須樣補充到貴族養份呢。

 

  我寫小說時只有一個堅持,就是不可以用日文,我既然是寫中文創作就要寫完整的中文。可是耀君的「阿魯」要怎麼辦呢?雖然可愛,那畢竟是在日本為了表示角色是中國人所添加的語尾,我認為中文創作裡就不需要了,但是應該有不少人認為這是耀君的萌點之一。所以……怎麼辦呢?

 

  昨天晚上十一點多把《戰鬥司書與草繩公主》拿出來看,之前在K島討論串就被捏過了,所以打算看完序章那用兩句話發的便當就去睡覺,回過神來就發現時間是凌晨兩點,我已經把整本都看完了……這本也一樣很棒,但是山形石雄依舊發便當毫不手軟,真不愧是便當司書(淚)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在上一篇裡稍微吶喊了一下,主要是說因為我很害羞不敢搭訕別人,所以希望喜歡独墺或山碧的人能留個言至少讓我知道我不寂寞,可是轉念一想,我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做我不敢去做的事情?於是把那一句修掉。但是真的有人留言了,好高興!我想我也可以試著向外拓展,試著去留個言啊什麼的,老是嚷嚷著好寂寞也不是辦法。雖然這想法太正面到過兩天情緒又出問題時我就鐵定無法執行,而且某些文對我來說真的太難回了,此現象尤以短篇為最……嗯,總之,我會適量地努力。因為決定要努力了,在此重新吶喊一次:我會盡可能勇敢搭訕別人的,所以也歡迎大家來搭訕我!喜歡独墺或任何除了普墺外的墺中心配對或山碧的人或是其他的什麼都可以,如果願意的話,就算只是單純的吶喊也好,可以留個言讓我認識一下你嗎?

  之所以註明普墺以外是因為比起普墺我比較偏向普洪,不過洪墺洪又是我在貴族相關的配對裡的第二名,也就是說,阿普在我筆下可能都是單戀……對不起(合掌)。嗯,我覺得好像有必要來寫一下我的傾向。

  總之感謝留言!留言或回留言對我而言是件難事,所以可能明天或後天才能回,請稍等一下。接下來有時間寫文或發佈的時間應該也跟上學期一樣在禮拜五到禮拜天。独墺那篇可能會被我拆成好幾篇來寫。


  在對岸論壇看到的滿是帝王氣息的耀君真棒!也想寫看看強盛時期的耀君呢,雖然是由灣娘的角度很遙遠地看他。我家設定的兄妹倆在抗戰前幾乎沒見過面,所以也沒有要nini照顧妹妹啦、把妹妹交到菊手中之類的橋段。不過會不會寫還是未定數。另外在K島的閃光板看到瑞列支兄妹串,天啊明明我認為這兩人只是兄妹的為什麼我覺得有萌!而且明明不是親兄妹卻有一種背德感!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一直在考慮要不要鎖密碼或是乾脆換到FC2去,因為避檢索好麻煩啊!我不喜歡放/或.,而且估狗很強大,這些措施對它其實沒用,所以我多半是用人名或是愛稱去稱呼,可是要引用資料的時候就很麻煩了,比如說講政治情勢的資料或是像上一篇提及的魏本的事。目前這些資料我還不考慮避檢索,畢竟我使用的是人名,要是不知道APH的人可以藉由小說裡的幾句話推測出他們的身分的話我也無可奈何了。


  最近想多看一些華文作家的書。受外文的影響,總覺得中文文法變得有點怪,比如說被動句太多之類的。光看翻譯文學果然會出問題。不過要看什麼?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看到一篇會讓我哎呀哎呀地發出感嘆聲的仏墺(這是什麼形容啊),晚點也許會試著去搭訕?可以感覺到少爺的相關創作一點一點地增加了。

  試著寫了洪墺洪,發現以我家的設定來說,我的貴族有多喜歡阿德,大姐就有多喜歡貴族。都是不對等的愛情啊。

  看到有人用独墺跟山碧搜尋到我家是最高興的,最近滿腦子都想推廣独墺,已經到明明連PS都不會用卻在考慮要不要動手作同人漢化的地步了,而山碧是人生中唯一一次自體燃燒得這麼厲害的cp。基於對山碧的愛以及某種莫名的責任心一直很想把剩下的那幾篇寫完,不過最近滿腦子都是貴族阿德大姐阿普列支法叔……

  另外用露中搜尋到這裡的意外地多。

  

  短篇放在繼續閱讀後,只是將之前發表的版本略做更改。

  靈感來自焦元溥先生的文章中提及的一個事件。在戰後四國占領時期的一個夜晚,名作曲家Anton Webern為了不影響沉睡中的孫子而到屋外抽菸,香菸的火光卻使駐守的美軍誤認為敵人而向他射擊,一代大師就此殞命,那位誤射的美軍也在往後十年因自責而酗酒最後死去。雖然寫到菸票,不過我不確定當時有沒有物資管制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好煩,連個印表機都設定不好的我真是沒用。前天才發現繳費期限只到今天為止的我也很有問題。只好到學校去印繳費單了。

 

  到處看了三本已完售的本子的感想,結果變得超想看XD
  那三本我都有考慮過要買,在考慮好之前就完售了,應該要恭喜那兩位作者,不過我的怨念該往哪裡去呢……

 

  關於灣娘的故事一直跑出來。原因之一就是對這段歷史太熟了,也開始會思考要怎麼看待這段歷史,果然對灣娘的感情還是很不同的,不是萌不萌的問題,不管她好她壞是灣娘是灣仔我都會愛她(一想到實際上是在對誰告白就覺得有點害羞)。原因之二還是在於她是女孩子啦,就算一樣有愛,女孩子對我來說還是比較好寫。

 

  然後我(好像)找到独墺卡住的癥結點了。我喜歡(較擅長)寫的是一個事件。從一個無關緊要的事件牽扯出許多回憶然後完結在那個事件。這個事件最短十幾分鐘最長一天。但是我不知道怎麼描寫一個時間帶上發生的很多事件。處理方式有兩個,一個就是把故事改寫成我擅長的方式,另一個就是像〈黑色的雨〉一樣每一段當一個短篇來寫。目前我傾向用第二個方法,可是這個方法太方便了,我覺得不要習慣方便的方法比較好。或者我應該學會寫長時間帶的方法?唉,該怎麼辦呢。

 

  今天黑暗騎士在美麗華重新上映。我還沒看過IMAX版所以想再去看一次。要是我真的為它進了兩次電影院就破我的記錄了,不過我賭我會去看。

 

  混帳下禮拜要開學了啊。

 

  我已經喪失交際能力了天哪。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懶得取名字了囧

  我真的很不會下題目,幾乎都是隨便翻字典、看iPod、擷取文章中一個單字就拿來當題目了,別說畫龍點睛我只求有個題目就不錯了。以後叫做短篇的篇章也許還會有很多……

  話說今天是菊生日。論壇裡一篇賀文標題我乍看之下看到的竟然是「紅中」。我不只腦袋有病眼睛也有病。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重點的一篇。寫這個是因為我看世界和平本哭了三次,第四次時才稍微克制一點。一邊吐槽自己「靠你哭點太低了吧」一邊流眼淚。那麼美好又那麼引人落淚。不過為了美好的事物流眼淚感覺很好。

  試圖寫得更独墺一點不過很淡。依舊命名無能,隨便改編自一部電影名。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沒有靈感。独墺卡的原因不明(缺乏資料?);我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讓在菲利克斯家打工的普憫去看大姐;仏英那篇用仏視點寫不順,昨天試著用英視點還是不順;仏+墺+列支這篇則是卡在對話太多。我不擅長在小說中寫入很長的對話,我能處理的一段會話大概要在四句對話內結束吧(好短),對話一長那段文字就顯得蒼白。

 

  為什麼這篇是這個組合呢?本家就有列支是少爺家的貴族的設定,不過我主要是受wawaさん的小說影響,她的小說有一篇就是寫這三個人的。在這一篇裡不想直接描寫貴族的心情,於是選了列支來當敘述者,但這就會造成對話太多而且還沒有回憶和心理活動可以寫的窘境,該怎麼寫還在考慮。「字寫的很好看」是從倪匡的小說看來的。「傷風敗俗」這一句是聽老師說當時的人對芭蕾舞裙的看法,當下就想讓貴族講這句話。舞裙下裸露的腳踝之所以會引起貴族的不滿,主要是十九世紀時,有別於袒胸露背的禮服,下半身仍然是完全被遮蔽的,在下半身唯一能看到的鞋子就成了男人欲望的對象之一(節錄自《明天是舞會》)。女扮男裝的演員在當時也很受歡迎,原因就是穿褲裝的女演員會露出她的腿部線條。不過我查資料的功力太差,想找芭蕾舞裙的變革在各地造成的反應但查不到,開學後想到學校圖書館找專書來看。話說學校的圖書館明明很大,卻找不到少爺家的歷史相關書籍是怎麼回事?要嘛是我不會找要嘛就是都是原文資料……

 

  wawaさん的小說對我建立心中既高潔又不潔的貴族有相當大的影響,另外她筆下的兄弟關係也很有趣,雖然是感情很好的兄弟,偶爾在水面下也會有衝突。不過這一位很常刪文,記憶所及已經有三篇被刪掉了,其中有一篇我才看到一半。如果有人有備份這一位的小說的話,麻煩請給我一份吧拜託!

 

  沒有寫完所以同樣放在日常分類下。沒有重點的一篇,也沒有要表達什麼,就算全篇寫出來情況也是差不多。最想寫的一段還沒寫到。猜得出來他們看的是哪一齣芭蕾舞劇的人有賞--不,並沒有,對不起。想猜的人就猜猜看吧,線索在其他篇日記裡。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回台北了,還在幾番思量後去了一趟FF。主戰場是在CWT,所以本來沒打算去的,看到八位作者合作的福袋的消息後還是去了,想說就當成前哨戰吧。結果在前哨戰就花了一千五是怎麼回事?男性向的都沒買、家教先略過、銀魂兩本、Soul Eater一本、大振一本、古虛一本、涅羅一本、APH只有兩本,但是福袋就買了三個,買下第三個福袋的時候我深深覺得我一定瘋了。值得一提的是抽到了筆記本,圖案是茄子樣的貴族!拆封時我是把內容物全部倒出來看的,筆記本有點卡住所以最後被我拿出來,對本來以為沒抽到任何貴族相關物品的我是太大的驚喜!為了茄子樣的仏墺CWT可能還會去抽吧。

  悲傷的是,今天買的本在我隨意往包包一塞的情況下幾乎都有點小損傷,BEE樣的本竟然也被我折到了,好想重買一本……

 

  屏東……真是個修養生息的好地方呢,除了蒼蠅很多我台語很破以外一切問題都沒有,連煩惱都忘掉了。沒錯,小說的期限算什麼呢,就忘了它吧!於是我什麼都沒寫。嗯。學校的砍掉重練。独墺完全沒動。原來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我真的不會寫文啊(去死吧)。Sweet Pool還沒下載好就回去了於是不知為何在鬼畜眼鏡跟闘神都市3裡我選了後者。真是太絕望了。

  還看了原先想出山碧本的殘稿,出乎意料地覺得很有趣,沒寫完有點可惜。有種殘稿比我寫完的版本還有趣的感覺。

  我想這是很多創作者都會有的現象吧,一開始很滿意的作品過沒多久又會覺得很恥。我的情況是這樣的,剛寫完的時候覺得普通或是很糟,由於各方回應的鼓舞,貼出來後的一個禮拜是對那篇作品最有信心的時候,一段時間後(長短不等)會開始不敢看那篇文章,只是想著「天哪我怎麼會寫出這種東西啊」。APH的前兩篇已經出現這種現象了,第三篇一開始就沒寫好所以無論何時看都很恥。

  第三階段我就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位創作者都有的了,我比較常看到大家談前兩階段。在很久以後(半年到一年)回來看,本來不特別滿意的小說突然變有趣,或者不再那麼難以忍受了。這點真的很奇妙。早期創作除外啦,黑歷史到我自己都找不到那幾篇檔案了。嗯,人都是會有不成熟的時期嘛。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