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an 24 Sat 2009 14:02
  • 新年

 

  我要回老家結婚了。初七才會回來。

 

  那裡沒有網路,所以先祝大家新年快樂!

 

  然後我對自己的天真有點絕望。即使知道貴族也有責任,我寫著寫著就把責任往上司身上推了,我就是沒辦法讓他太髒。我努力想正視貴族身上的汙泥,卻還是忍不住拿手帕把他的臉擦乾淨。不過我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再也沒用過手帕了欸,晨間檢查都是用衛生紙呼嚨過去。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後還是按捺不住寫了一點……這只是一部分而已。是要給修的生日賀文,預計新年過後寫完。設定跟本家不一樣,實際上貴族跟阿德合併時貴族家反彈不小,最近看了amazing大解讀《昨日的世界》更讓我深深體會到當時情況的混亂,我一向不喜歡跟原著設定有出入,不過還是用這個版本。沒有把貴族拒絕合併的態度寫得很清楚,這是修改目標之一。此外我也很想讓阿德發揮一下S的本性,不過基於我想讓他們能有甜一點的發展而把阿德的個性稍做更改,不然其中有一句是這樣的: 

  路德維希抓住他的下顎將他的臉扳過來面對他。隔著皮革手套感覺不到溫度,力道大得生疼,然而他卻覺得很愉快,嘴角甚至忍不住露出微笑,只有回答的聲音依舊平靜:「那麼,就照您說的辦吧。」

  ドS阿德跟ドM貴族(身體上)……天哪,這麼萌的設定是誰想出來的。

  因為還不是完整的文章所以放在日常,我的小說在完成前都是個不安定的有機體,哪裡會變何時會變怎麼變都是未定數,操控的人不是我而是小說本身。不知道等正式版出來會改變多少。

 

  話說我看amazing大那篇看到快哭出來,不對看到貴族不再是貴族時我真的眼眶含淚了,真的太令人悲傷。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可以說是從踏入同人界以來最讓我高興的事,畢竟這是第一次遇到呢。說起來至今在APH的創作得到的回應特別多,我自覺我的創作並沒有變成熟,所以每次都覺得又高興又困惑。你說這樣的回應並不算多?對我來說是非常多啊。一直以來的情況都是有回應就很高興了,實在不敢奢求什麼。對於創作者來說回應是必要的,只要發表了文章,就會一直為「有人看到我的小說嗎」、「評價如何呢」而感到不安,沒有回應會很讓人喪氣,可是只要那股想寫的衝動襲來時還是不得不寫,雖然大概是個被用到爛的比喻但還請容我將這股衝動比為薛西佛斯的石頭,如果不把它往上推就會滾下來壓死,然而石頭不在又會讓我很困擾,如果可以我希望一輩子都能一直重複把石頭往上推又掉下來的過程。在這過程中回應就是幫忙把石頭往上推的力量,當然就算沒有回應我也會想辦法把石頭推上去,只是推得快或慢、輕鬆或痛苦之分而已。雖然這麼說啦,回應會加強我寫下一個作品的動力,但是我寫文的過程無論如何都是充滿痛苦的……

 

  離題了?總之有很多而且很認真的回應很高興,今天的事我也很高興,我從來沒想過我的小說能帶給別人影響,太太謝謝妳!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一篇瑞墺瑞,那篇的貴族和我心中的形象頗為相合,作者還寫到了我有點想寫的東西。看到有人寫到想寫的東西時會覺得很恐怖,有時候可能只是自己覺得像而別人不覺得,可是還是要盡可能地改變寫法,如果改不了就不會往下寫了。不過這次的情形沒有那麼嚴重啦,我要寫的方式本來就跟那篇不同。

 

  本來想在18號阿普生日趕出普→洪,但一來我就算拿命去拼也寫不完,二來我幹嘛在人家的生日讓他失戀啊!所以那篇就不忙著趕了,暫緩到……到新年過後吧大概。現在的狀況是很想寫小說,不過在學校的報告跟小說完全解決之前是不太可能的。當然也是有可能,如果這禮拜看到我貼小說上來的話,那多半表示我已經放棄我三萬字的武俠小說了。一天五千字是嗎,哈哈哈哈哈,誰叫我之前都沒在寫,不是自尋死路嗎。

 

  我想換名字了,真的,我迫切地感受到我有換名字的必要,如果我想不出一個辨識率比「羽黑瞳」更高的名字,也許用英文會比較適合我。目前我還有用ams這個代號,可能會考慮使用這一個。我對這個名字沒什麼不滿,再怎麼說也是從小五用到現在,對它有點難以割捨,不過它還是帶來了一點小困擾,為了不要再讓這類事發生換個名字對我應該會比較好。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想當初我也是被「倉庫掃除」炸到,從亞瑟跪倒在泥濘中那一刻開始,萌跟眼淚就一起在我心中醞釀,到那一句經典的「あんなに大きかったのにな…」時一口氣爆發,米英就此成了我在APH的啟蒙配對。我啊,一直以來都最喜歡這種過去與現在逐漸拉大的分歧了。

 

  重點來了:這句翻譯成中文是什麼呢?我第一次看是看日文版的,之後看對岸跟野團的版本都是亞瑟說「都已經長這麼大了啊……」就覺得好像怪怪的,後來聽Drama收錄的倉庫掃除時就更確定了,這句話是阿爾說的。今天對岸論壇發了勘誤帖,內文提到這經典的一格讓無數的人走上米英的不歸路,它是個美麗的錯誤,可稱之為史上最短最傳神的二次創作XD

 

  不過我一直都覺得「從前的你明明那麼高大……」的版本比較合理欸?所以我心中的米英也是建立在這個前提上。從其他篇漫畫裡亞瑟對阿爾的態度來看,亞瑟心中一直存在著那個小小的阿爾,如果他在那個時點就意識到「阿爾已經長大了,他不再是那個只能依賴我的孩子」的話,米英的關係就不會如此布滿荊棘了……不,其實布滿荊棘的只有我心中的米英?

  不只米英,很多配對只要被我寫到就只有扭曲的份,仔細想想,從以前到現在,除了黑歷史的第一篇塚不二和一篇伊武神以及山碧以外,剩下的好像都是糾纏、扭曲、單戀、死亡之類的,少數幾篇殺出重圍以Good End收場的也有扭曲的成分,主要是因為我比較喜歡也比較擅長寫這類的故事,甜文什麼的完全不行,露中那篇完全是為了黑而甜。不過米英在我心中是確實有障礙,不是我為了故事故意把障礙移到他們中間的啦。

  因為我這種個性,腦中的独墺也一直往我不期望的方向奔馳……我真的不想要這樣啦!目前在我心中的狀態大概是這樣:独→→←←←←←←墺。我無意比較愛的深淺那種無法測量的東西,我的独墺設定的阿德很喜歡也很珍惜貴族,可是我的貴族總是會想很多,或者應該說是我讓他想很多。不行,我想把我腦中傾斜的天秤修正回來!

 

  說到漢化,今天看拜訪紀錄時,有一筆是經由google搜尋「亞瑟得到馬修」連過來的。這……這叫我該說什麼,要找野團漢化密碼的答案也不是這樣找的吧,關鍵字從一開始就錯了啊!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Jan 13 Tue 2009 23:07
  • 敗家

  看到中文的独墺文,心滿意足(雖然好像是貴族的單戀);某個作者畫了独墺,心滿意足(尤其那一位平常畫的都是独伊跟普墺,這就讓我更驚喜了);突然發現某個站的独墺漫畫原來有後續,心滿意足(但是為什麼我之前會沒發現有後續呢,太神祕了);再加上經過一段時間的廝殺,在犯了種種愚蠢的情況下我總算標到兩本独墺本,一本普墺,一本日耳曼中心本,雖然代價不小,可是超級心滿意足!這大約可以一次補充完半個月到一個月的独墺分量了。不過錢包也會空個半個月到一個月左右吧。但同時我也在詢問關於日拍代標的價錢……我真的沒救了。

 

  Possente Spirto好好聽喔。可是要命啊,我的歌劇史報告到底該怎麼辦?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Reborn

山碧系列作3~7 這個我最想寫完
山碧短篇 只是想把之前寫過的東西修剪成短篇放上來
碧洋琪+藍波 十年後篇剛開始時的構想,跟現在情況差很多,不過我也不知道現在的家教連載進度到哪去了
M.M.中心 寫的機會其實不大(死
DH←風太 最不可能寫完的大概是這個

APH


独墺短篇 可能難產,因為我寫不寫得出來跟長短一點關係都沒有orz
仏+墺+リヒ 6.21.1841。這篇卡得尤其嚴重囧  竟然寫完了!時間點後移了六年。

普→洪 我愛伊莉莎白大姐!普憫有點不憫XD
仏→英短篇 難產中

 


這個表呢,簡單來說是寫爽的(毆
反正我從來沒有照計畫來過。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很需要創作上的朋友,不過生活中幾乎沒有,少數的那幾個要嘛不看APH要嘛根本不是同人圈的人。埋頭苦幹很難找出自己的問題在哪,需要來自外界的意見才能有所進步,可是讀者的回覆一定是寫為什麼喜歡這篇文章、為什麼而感動、認同文中的哪一點,不會針對文章的缺點說哪裡需要改進--追根究柢,讀者根本沒有義務做這種事。
  得想個辦法。應該要主動出擊才對,在網路上可不比現實中,能讓你慢慢來自然而然成為朋友。可是為什麼我這麼膽小。

 

  話說我寫文完全是靠感覺。對人物的想法、個性的設定什麼的,全都模糊的存在於腦中,試圖表達時它幾乎都會變成小說,很少是一篇有條有理的文字,所以我也很少回文,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把我的感動正確地轉化為一篇文字?不過我是真的做不到呢,還是我根本沒有好好思考?

 

  家教的寫作計畫還有八篇,山碧五篇,碧洋琪中心一篇,M.M.中心一篇,DH←風太一篇,跟碧洋琪有關的那幾篇比較有可能寫完,其他的就看天了。希望至少能把山碧寫完。不過目前所有的心思都在APH上……

 

  跟修聊天時聽到一件有點哭笑不得但還是很令人高興的事。看來我真的有必要換個名字呢。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黑色的雨〉得到很多迴響,真是嚇到我了。唔,雖然我不想否定這篇文,因為這等於是否定大家的感動,可是我並不覺得這篇有寫得特別好,我頂多是處理到一個還沒有人碰觸的問題罷了,更何況我並沒有處理得很完善。


  菊的傷是個離我們較近但又遠到讓我能夠試著去寫的主題,然而菊對nini造成的傷害又是個近到讓我不敢處理的問題,因此我只避重就輕地寫過去。菊的安心是因為「做了壞事被罵才是理所當然的,要是被原諒反而不知道該怎辦」所以不希望被耀君原諒,這點有表現出來嗎?而耀君的原諒是我對歷史的態度,不這麼想的也大有人在吧。
  灣娘的部分是看了對岸論壇有人在寫香君的歷史後,也想試著用APH的人物來寫自己熟悉的歷史,寫的時候並不是有意識地要處理什麼問題,正確來說我並沒有特意對她的個性和對菊的情感作設定,因為這一切在我看來都是很理所當然的,在歷史課上學到的在史料中讀到的在小說中看到的不都是這樣嗎?想來對給我回應的大家也是。

 

  唉呀總之很惶恐……我是那種沒有得到什麼回應就會心情低落想著「難道我真的那麼差嗎」,得到很多回應又會想「奇怪這篇有特別好嗎」的人,不管是哪一邊都會造成我的自我懷疑,難道不能單純感到高興嗎,真的很難搞欸我這個人。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輕微受傷描寫,雖然沒有特別著墨,還是請光是想到○○從肚子裡飛出來就會不舒服的人迴避。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去年底因為燙頭髮修電腦,一下子花了七千元,因此猶豫了很久還是沒訂C75的本。現在我後悔了,確確實實後悔了,當初把心一橫訂本子不是好過現在在拍賣裡花大錢跟人家廝殺嗎?昨天看到很想要的獨墺本被走時嘴裡跟心裡都只有一個字,後來賣場上又出現另一套独墺本和菊中心的搞笑本的set$900,我想了兩秒就咬著牙下了。然後今天我又看到那本独墺本單賣了$380。淦。

  好吧,實際上我太衝動了。但是昨天我真的覺得標不到那本独墺本我會死,我會因心靈會乾枯而死。

 

  雖然愛貴族也愛阿德,更愛這兩個人在一起,可是奇妙地寫不出独墺……我腦中的独墺總是只有一個靜謐的畫面或是簡單的對話,沒辦法組織成一篇文章。我私心認為這兩個人的相處是十分平穩的,並且維持一種奇妙的平衡。兩人都對對方抱持著好感(貴族很清楚,阿德可能只是有模糊的感覺),彼此都有感覺到「再更進一步就……」但不會積極地去破壞這個狀態,會任由情況發展,直到哪一天想碰觸、想親吻、想擁抱對方想得不得了的時候平衡才會被打破吧?嗯,好像有點純愛到天真的地步了?

 

  題外話,第一次聽國/際/歌竟然是因為APH。歌詞是法文所以想學起來。然後意識形態是個很令人兩難的東西,在某些時候我會任意把它丟進水溝裡,有些時候又覺得不能這麼做。然後看港家人講這百年來的歷史很感慨。我對灣家的歷史受到課本跟家庭潛移默化的影響很大,希望有一天我能自己去見證並且選擇我所相信的歷史。

 

  最近越寫就越覺得我的小說很有問題,從架構、標點符號到文字都想好好磨練。特別是我的冗詞冗字和詞語陳腐這兩個問題最大。寒假得把家裡的書全部重看一遍,多看一些中國的經典不知道對文字的洗鍊有沒有幫助?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上一篇日記提及的版殺的同人。很難用三言兩語向沒有實際看過那場遊戲的人解釋我為什麼被打動,只能說是玩家們的努力才使這個遊戲進行得如此精彩。

  這次的故事裡貴族和亞瑟是殺手,馬修、菊、吉爾伯特依序被殺,兩人在基爾伯特的死上起了爭執,亞瑟失手殺掉貴族,之後伊莉莎白自殺,亞瑟殺死伊凡,阿爾意外墜崖,崩潰的亞瑟終於選擇自殺,而這一連串殺人事件源自於人民的願望……這種大綱是簡單易懂沒錯,但是鬼才感受得到那種糾結啦!

  總之沒有在前因後果的情況下,可能無法完全感受這篇文的情感,對不起,這有一部分是我功力不足。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鼓起勇氣在日本獨墺小說站的拍手留言,前陣子得到回覆了。我有提到我是台灣人,站長就說「APH在海外果然也很紅呢!在那裏米英和菊的相關創作也是主流嗎?」一看到這句話,我就忍不住用拍手跟站長囉嗦了一大堆各地主流配對的差異XD

 

  APH很有趣的現象在於各地的主流都不太一樣。米英最為大眾的這點是共通的,除此之外日本是以菊受為主流,大陸則以露中為主,台灣這邊灣娘的相關創作也相當多(以一個還沒在本家漫畫裡出場的角色來說是夠多了)。嗯,看來大家都很愛國呢。
  
  大陸方面露中之所以是主流還牽涉到一些歷史因素,相對的台灣這邊大多對那段歷史只知道課本上的鳳毛麟爪,這對露中在台灣的盛行程度應該有一定的影響。《It’s no use even if it clears up》和《暗流》都有分別發在兩邊的論壇,米英那篇得到的回應數在兩邊都是差不多的,但露中那篇何止有差,還差了七倍之多!這實在很奇妙,明明是同一篇文呢,在對岸論壇看很多東西都需要rp的制度固然會影響大家的回文意願,但跟「主流」應該也有關係吧?

 

  聖誕節時大陸論壇舉辦了版殺遊戲(類似團康常玩的殺手),這一玩不得了,竟然讓我爬牆到法/英/米三角去了!這點扮演法蘭西斯的玩家實在功不可沒,那種優雅、溫柔、成熟大人的從容、發現那個人就是兇手時內心的掙扎與痛苦……天哪,法蘭西斯,過去那個以為你只是個單純的變態的我眼睛被蒙蔽了,從今以後請讓我投向你的懷抱!

 

  最近的日子完全被APH占領了,感覺超不妙的。動畫也沒在看,遊戲也沒有玩,恨不得把所有時間都投注在APH上,完全中毒了。超不妙啊……

ayc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